當公公婆婆去坐監

  如果一個人類社會,令到眾高齡長者,老無所依,寧願去坐監,以換取庇護溫飽,這個社會,一定是出現了嚴重毛病。

  現今的日本,正是處於這種荒謬狀態。尤其是,自戰後以來,日本借助美國的強大資金,加上當代的恐共心態,社會發展一日千里,並特別關注老人福利。不論公私營機構,一律行終身聘用制,退休者可享年金終老,從此民心安定,休養生息,造就八十年代的繁華極盛。

  可惜這個近乎完美的計畫,出現三點破綻。一、當時沒有人預料到,日本老人愈來愈長壽,年金開支成為沉重的財政負擔。二、出生率下降,年輕人愈來愈少,社會人口結構成為「倒三角」,下一代難以支撐。三、堅持排外。本來人口老化,或出生率下降等問題,俱可以用輸入外勞來化解。

  像香港,你能夠想像沒有外傭,以及內地的人力支援,我們可以照顧到公公婆婆嗎?

  可是日本民族的排外意識,根深柢固,千百年來,從通婚、移民、外勞,至到來投資,俱是關卡重重,即使你勉強躋身入局,整個社會對外來者的氣氛,都是極不友善。

  這不只是日本今屆政府的問題,而是整個民族,根深柢固的文化及民粹意識作祟。

  像他們僱用菲律賓女子,在老人院工作,本來甚好,外傭願做,老人又欣喜得照顧。但是移民局強制規定,要外傭每年考日本語能力試(!)。

  日語之難,舉世皆知。於是外傭喊驚,老人喊慘。每年日語試製造大量肥佬,沒錯可以阻截外國移民流入,但同時,亦製造老人與外傭哭別,院舍人手長期欠缺,於是令經營成本上升。

  因果循環,結果令以前制定的安老政策,逐漸崩潰。公公婆婆的年金,亦不足以負擔入住老人院,獨居長者更缺乏照顧。於是出現「下流(窮困)老人」,老人犯罪等問題,旨在被捕坐監,竟愈來愈普遍。別忘記,日本每年有很寒冷的冬天。文:康子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