願長者,不坐監,得照顧

  自戰後以來,日本都市的發展軌 ,比香港領先約十年。

  像上世紀六十年代的小夫妻家庭組合(「二人世界」),七十年代的偶像崇拜,八十年代的消費主義,以至九十年代的「新清貧主義」(環保節約)等等。

  香港俱是亦步亦趨,卻並非全盤照抄,而是融入本地特色,創出自身的風格。

  當來到二十一世紀,日本面對高齡化社會的壓力之時,希望我們香港人,也可以引為前車之鑑。

  像長者故意犯罪,希望坐監,以換取老人福利與照顧等,其實世界各地常有。卻未至於成為社會趨勢,畢竟我們都知道:生命誠可貴,自由價更高,誰會甘心被困於監獄?

  但不知何故,日本這些年來,可能特別冷,特別窮,或特別減少老人福利開支,令到眾公公婆婆,住不起老人院,寧願犯高買、盜竊等罪行,乘機博坐監。

  可見情況之慘。尤其是發生在富庶、文明,號稱「長者天國」的日本,更不易為人接受。

  先前,曾提及他們老人政策的三點破綻:一、國民比預期長壽。可是這一點,已被香港反超前。據二○一六年的人口統計,港女的平均壽命是八十七歲,港男是八十一歲。換句話說,香港人面對的高齡化問題,將來比日本更嚴重。

  二、年輕一代的出生率下降。這是必然的社會趨勢,當我們愈富裕、愈自由,愈不想生孩子。不只是日本和香港,你看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巿,俱如是,似乎是無可避免。

  只有第三點,我們比日本優勝。香港自開埠以來,近一百八十年,一直是個移民都市,對外自由開放,不只是政策上,而是深入文化意識,超越宗教、種族,甚至是政治層面,整體排斥性不強。

  亦因此,我們享有比日本更龐大的勞動力、自由度及靈活性,舉世無雙。

  餘下的問題,是希望老來仍有收入,可以保持經濟獨立。文:康子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