輕裝上路,乘風歸去

  最近天氣酷暑,許多長者因此猝死,或不適入院。

  像老實朋友的母親,八十多歲了,長住老人院舍,幾次三番,半夜發燒嘔吐,不停進出醫院。朋友仍耐 性子,奔走探望,並親自餵食。

  近年來,一直昏沉的阿媽,忽然清醒,含淚對朋友說:「累倒你了,阿仔。」朋友大感詫異,略安慰了幾句,當時已是凌晨時分,悵然離去。

  翌日晚上,再去探望。餵食完後,阿媽又跟他說:「唔好意思呀,我都唔想搞成咁……」

  朋友很難過,原來老人家是知道的。可惜身體機能,已嚴重退化,身不由己,幾乎全失去活動能力。

  更悲哀的,是早三十多年前,她的家姑亦是如此。

  當時,她的反應是非常厭惡,不止不理會,甚至阻止兒子照顧 。即使朋友的姑姐,即是 的女兒來探望,她亦不喜歡,藐嘴藐舌,難看之極。

  怎辦呢?作為媳婦,你拒絕照顧老病弱的家姑,又抗拒其他家人協力,難道由得老人家自生自滅?卒之,由姑姐拿主意,接 往老人院。

  阿媽以為從此甩難,快快樂樂的過日子?不。若干年後,輪到她年紀老邁,患上遊走症,離開住所周圍跑,幸好被警察叔叔救回,安頓在警崗內,並通知朋友來接。

  朋友趕到,問媽媽:「做乜走到咁遠呀?」她惘然答道:「我找 ,怎料找不到……」可見她心底裏,仍是惦念 老人家。

  既然如此,何必當初?朋友也曾有過類似經驗:當對方有需要之時,你盡心盡力照顧過,從此心安理得,無牽無掛。

  這是一種心境的修行。應做的事,統統要趁早做,盡力做,勿辜負良辰美景,勿令自己一生後悔。因為到最後,我們始終要走,心理負擔愈輕,走得愈快,愈輕鬆。

  但要是八十、九十歲人,仍未能看化,仍放不開,執 癡迷,太多包袱重擔,只怕最後這一程不好走。文:康子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