兒子以為,對媽媽好

  有關男女之間,各式各樣的相處問題,千絲萬縷,兩性的思維方式,卻如南轅北轍,是永遠的學習課題。即使不結婚、不拍拖,親如母子,亦未必懂得妥善處理關係。

  像一位教師朋友,已婚,生一女,亦教授過女學生無數,對於女性,曾經以為頗了解。不料,卻衰在阿媽的手上。

  教師最近發現患腸癌,幸好屬初期類型,只要及早做切除手術,醫生有信心,他可以百分之百康復。

  話雖如此,但始終是「癌」,內心忐忑。開始化驗時,作為一個強壯的男性,又是一家之主,他認為應要守住這個秘密。同時,暗中安排身後事,找律師預立遺囑,並重新思考人生的意義。對時間的消逝,亦忽然特別傷感,自以為很有型地,獨挑起沉重的生死擔子。逐漸,當知道病況非想像中般嚴重,教師恢復樂觀,開始向妻子約略透露病情。

  又作為一個開明的父親,他覺得應該告訴女兒,趁機會教導她人生如夢,生死無常,讓她知道父親多麼愛她,令她一世感動,別以為幸福是必然之類。

  剛巧,教師的媽媽,已移民加拿大多年,將回來香港,與他們小住約一星期,共聚天倫之樂。作為一個成年、孝順,又負責任的好兒子,教師覺得,沒理由要阿媽為自己的健康擔心,而影響她在港的愉快假期。

  於是他對妻子及女兒,千叮萬囑,要她們嚴守秘密,待阿媽臨離港的一天,才由他本人,親自向母親交代病情。 他思前想後,以為這種做法萬無一失。可是,妻子畢竟是女性,建議他應及早向媽媽坦白。教師卻嗤之以鼻,認為妻子不懂體諒,於是一切如計畫中進行,直至母親臨離去時,才告訴她自己生癌。

  那後果,簡直是災難式 滅性大爆炸,慘過北韓射導彈往美國。教師從未見過慈母這樣生氣,只因為作為女性,以「分享秘密」為第一優先,即時起至上飛機,對他不瞅不睬。 阿仔自以為體貼的隱瞞,卻令阿媽覺得,自己被當作是個「只會吃會玩的 婆」,等同侮辱,可見男女想法分歧之大。文:康子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