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子樓空,情深不壽

  林燕妮逝世當日,收到幾個社交群組的報訊,以及轉發來的最後一篇文章。

  專欄名《寂寞燕子樓》,道盡作者晚年心境。

  人已去,卻不寂寞。傍晚在灣仔泉記(馳名魚蛋粉)茶餐廳,潮州老闆跟夥計說起:「林燕妮死 ,佢細佬都寫好多歌詞……」

  瞧,林振強死後十五年,仍脫不了「林燕妮弟弟」的干係。

  林燕妮的前夫李忠琛,二○○八年逝世。前男友黃霑,二○○四年逝世。

  二弟一妹,亦先她而去。父母卻活到九十多歲,以為起碼她,會比較長命,不料終年七十五,算是短壽。

  醫院透露的官方死因,是肺癌,但相信她是死於心碎。

  因為林燕妮是一個太重情感的人,而我們都知道:情深不壽。

  跟她認識時,應該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做採訪。第一次在西半山的寶珊道,第二次在舊山頂道,兩次都在她的寓所。兩次她都恨死了黃霑,講明「不准提這個人」,可見仍然是在乎他。

  同時期,兩人交惡,霑叔被趕出家門,落泊住在灣仔告士打道的舊樓,亦是他憑《笑傲江湖》大紅的時期。

  其實他倆,屬同一類型的人:同樣真情,同樣任性,同樣才華橫溢。

  亦因此,令旁觀者更加惋惜。但對比之下,林燕妮仍比霑叔理智,個性亦較剛強。

  許多人只知道她至情至性,貪玩,沒架子。卻很少人留意到,她做生意有真本事,和霑叔創辦的廣告公司「黃與林」,後來賣給國際集團「Sachi & Sachi」,得豐厚回報,是香港廣告業史上的輝煌一頁。整個收購過程,由林燕妮主導,後來她將大部分利潤,投資美國三藩市的房地產,理財能力遠勝霑叔。可是她感性起來,又可以去得很盡。金庸、倪匡推許她的散文,是真的,情理兼茂,沒說出的下一句,即是她寫小說不行,非一般讀者所能理解。終於,她選擇在風雨之日離去,放下一切情癡孽債,祝她走得安詳。文:康子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