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人生的高峰已過

  人生的高峰,有些來得早,有些來得遲。張愛玲有名句:「成名要趁早」,那是局於社會形勢,你看晚年的她,獨立蒼茫。又有法國才女莎岡,十九歲寫成《日安的憂鬱》,名氣去到世界級地步。夠早了吧?經歷兩次短暫的婚姻,理財不善,晚年破產。
  於是要回到中國人那句:「少年得志大不幸」,是真的。因為所有一切,俱回不到少年時的水平,往後,統統向下走,只會愈來愈差勁。
  像林燕妮與黃霑,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,賣掉廣告公司後,持有大量現金,開始富裕的退休生活,香港人俗稱「上岸」。當時,兩位其實仍在盛年:林姑娘約四十幾,霑叔未到五十,應大有可為。林燕妮精明理財,選擇買樓,從香港買到美國,靠收租保障生活。
  黃霑較任性,只做「自己喜歡的工作」:開寶鼎電影公司,卻從未有出品。又自資出紅線女精裝碟《四大美人》,被林姑娘私底下鬧爆。去到這地步,不應判斷誰是誰非。自己的錢自己使,霑叔的錢蝕掉了,收入追不上,又無婚姻保障財產的承諾,於是有後來的欠債。
  林燕妮則轉戰波場,見盡繁華盛極,終於玩夠了,歸納為一句:「波場無真愛」,收工。
  曾經有段短時期,她從事保險行業,據說也做得很出色,但是本人不想提。
  既然事業上沒寄託,情路上又兜兜轉轉,眼見時代改變,人面全非,歲月匆匆,健康又漸差勁,加上身邊親友陸續逝世…… 
  即使你生活無憂,笑傲江湖,畢竟是寂寞,凡是重情的人,又易傷懷,日子並不易過。
  他們兩位是名人,悲歡離合恩怨愛恨,公開示眾。至於其他,芸芸眾生,一律有「高峰已過」的處理問題。像大老闆,年輕時白手興家,曾創出一番大事業。中年後倦勤、思退、套現,但同時又想培植接班人,由他幕後操控。
  這就難搞了。局中人忙 移形換影,局外人看得一頭霧水,弄到大家不是做 ,而是玩 ,試問會有好結果?盡可能上班吧,卻有另外一些問題。文:康子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