辦公室的藏龍

  當你經過人生的高峰,能否回歸平淡,在正常的辦公室裏,若無其事的上班?
  答案是短期,或許可以,長期,則大多數不能。
  還有老年時,或許可以,仍精壯,則大多數不行。
  因為不只是你個人的問題,即使你肯屈就、容忍、裝 扮懵、努力韜光養晦,甚至凡事不聞不問……
  但是身邊的人,不論眼光、見識、能力等等,俱矮你一大截。像大學生回去唸小學,一定年年考第一,不過置身於這樣的環境中,怎會有好結果?
  像投資銀行界,出了一位明星級奇才,曾經做過一單大刁,賺過九位數字,往後三代真的是不愁衣食。
  但由於,可能是公司合約所限,或可能是他本人,太過熱愛工作,或可能還未滿足,他仍然每日上班去。
  你以為眾同事,會對他膜拜?欽敬?追隨學習?或起碼合理對待?
  不。反而會群起杯葛、欺凌、排擠。尤其是新一代年輕人,可能競爭太大,對先輩及前輩,完全是零容忍,經常將「你做乜同我爭」寫在臉上。
  更公平的說法,是這類歧視,自古以來一直存在。但是當社會富裕,求才若渴之時,僅屬少數。
  可是當社會逐漸上軌道,一切規格化、公式化,進入太平盛世,還怎會需要「奇才」?
  你咁好打?去擺檔賣藝吧,只能提供娛樂。平庸的辦公室裏,需要平庸的人才。
  林燕妮生前,也有類似的感歎。尤其是,當你幹過一番大事業,久休一輪,再出來闖蕩,舊時人脈已面目全非,不是你單一個人可以左右大局。
  丟下愈久,重出愈難。林姑娘說過:收入少了,可以節衣縮食,問題不大。最難看是其他人的嘴臉,即是廣東人說的「面口」。
  自問也是賺過大錢、見過大場面,何堪淪落到如此地步?唯有逃離辦公室,寧願流落在野,這是人生常見的一種變化。文:康子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