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大陣營外的散人

  據說,宇宙最初一片混沌。

  逐漸,清氣上揚,流動轉移,中國稱為「乾」;濁氣下降,沉澱鞏固,稱為「坤」。

  於是開始分天地、陰陽、虛實。

  同樣道理,凡是新政府上場、新機構開張,或新家庭組成等,必然有一番混戰。

  過程中,各顯才能。像楚漢之爭、三國之亂等等,但是當大局已定,一切盡歸沉寂。

  譬如二次大戰時,你身在香港,試問應 忠祖國?投靠英美盟軍?做日本漢奸?或堅持大香港主義?

  當時的香港人,相信曾經有多番掙扎,或歸邊,或反覆,或潛藏。所謂「亂世求生」,就是這回事。

  戰後,我們久享太平,百花齊放,自由發展。逐漸,忘記了生存的艱難。

  在九七回歸前十多年,英國勢力淡出,新陣營崛起,很快,各行各業,各路英雄,紛紛靠邊歸隊。

  資金跟勢力走,你既表明身分,明確 忠主人,自然有資金湧到,於是各組團隊,壯大陣營,紛紛搖旗吶喊助威。

  唯獨是有一小撮人,仍有點天真,仍有點堅持,希望可以保存自己的價值觀,以及忠於自己的是非判斷。廣義上稱為「散人」。像林燕妮,便是寫作界的一位。她的生活方式,是個人的選擇,讀者不能干涉。可是她的思想,完全獨立,愛恨喜惡,是完全發自內心。而不是公關聲明,市場推廣,政治陣營,或本身換取任何利益。在專欄散文的世界裏,林姑娘只是一個貪靚的小女生,坦誠說出日常生活的種種苦樂。

  別以為容易,感情上,林燕妮有無比的勇氣。不論是任何一場戀,她都是千萬人吾往矣,讀者一定覺得好看,可惜卻不利於她的生存。誰不知道西瓜應靠大邊?她亦曾努力嘗試,但真是有適應困難。既略有資產,亦無謂勉強自己。難怪燕子樓中,常感寂寞。這不只是個人感情的失落,還有時代的轉變,無可奈何花落去,再沒有「散人」生存的空間了。文:康子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