應結婚,不結婚

  當婚姻從生活「必需品」,變成「奢侈品」之後,我們不一定要結婚了。
  
  古時,每人都要結婚,每人都有機會結婚,差別只在於程度上的好壞。
  
  衰到像三寸釘武大郎,都可以娶到潘金蓮。當中雖然有整蠱成分,但是論婚姻狀況,即使是醜男、殘障、窮苦,仍可娶妻,亦肯娶妻。
  
  美貌如潘金蓮,一嫁不好,做不成元配;二嫁西門慶,身分只是側室,妾侍命。要是有機會問她的感受,一定不滿意。
  
  但要是換作今日,還要是在香港,潘姑娘大可以不必結婚,只做別人的「女友」,一樣可以自由自在,稱心如意,包保沒有人敢歧視她。
  
  香港只歧視窮人。難怪移民從四方八面湧來,樓價長期高企,因為我們不論在道德上、倫理上,以及宗教上,都有很大的自由度。
  
  這種情況,即使在內地的大城巿,或歐美的小鎮,仍不容許,獨身人士要承受父母及社群的巨大壓力。
  
  香港人則話之你,只要你搞掂層樓,生活方式超多元化,各適其適,誰有空指指點點?最多是八卦你今晚食乜 ?兼點煮?

  既然如此,為甚麼還需要結婚?除非,你很喜歡生孩子。

  但逐漸,香港亦已自由開放到單親父母,加上可靠的朋友圈子,或同性伴侶,一樣可以照顧小朋友,婚姻的必然性又減一重。

  不只是女的有選擇困難,男的亦不肯娶,大家寧願各顧各, 傾的做朋友好過。

  不過長遠而言,筆者仍是鼓勵結婚。當有婚姻運時,應要把握,別辜負大好姻緣。

  因為生活上的一切,美好的應分享,快樂指數會提升。落難之時,朋友的助力有限,同居的易來易去,只有夫妻關係最牢固。

  而我們任何一個人,不論是無憂公子,或長樂公主,終其一生,必有一段時期落空亡。

  到時,身邊誰能與共?而婚姻,正是未來的長遠投資。文:康子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