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鬼話連篇

  • 總要是在下雨天打球

    2017-07-08

      可記得唸書時,你最喜歡在校舍的哪一處流連?  每一個人也不同,要是男生,最捨不得離去的地方,應該是球場吧。  曾經說過,小友伊凡的經歷:他在英國唸寄宿中學時,酷愛足球,很容易跟同學們打成一片。  可是當大雨之際,而英國又偏偏常下雨,即使是最狂熱的運動分子,也要回校舍暫避。  偏偏在那些陰冷、昏暗,又滂沱大雨的日子,空盪盪的球場上,會閃動一個綠色的少年身影,姿勢好像在踢球。  據說是前任校長的兒

  • (續)一百年的流落

    2017-07-03

      寫了三日,仍未說出「流落一百年」的緣故。  小雲所見的小男孩,究竟是甚麼來歷?原來這家「Crown and Rose」(皇冠與玫瑰)餐館,前身是一家殯儀館,建於上世紀的二十年代。  換句話說,距今已近一百年。這幢建築物樓高三層,按當時的規格,樓下地庫是停屍間,地下是辦喪禮的大廳,至於二、三樓,則是東主和家人居住。  期間,也不知死過多少人?辦過多少次喪禮?至一九八六年,殯儀生意不做了,改為經營

  • 流落一百年的小男孩(下)

    2017-06-30

      經理這一答,大大出乎小雲夫婦的意料之外。  通常,一般人對「鬧鬼」這回事,特別忌諱。尤其是生意人,怕嚇跑顧客,等於是趕財神出門,落得個冷冷清清。  而事實上,過往許多消費及娛樂場所,不管曾經多熱鬧風光,但當一傳出猛鬼,或有幽靈出沒,膽小者固然遠遁,膽大者亦怕沾霉氣、交噩運,寧願改光顧別處去。  但可能華洋有別,亦可能這位經理,別出心裁,他不止承認餐館有鬼,還帶他們往收銀處,從壁布板上,取下一張

  • 流落一百年的小男孩(中)

    2017-06-29

      當小雲和丈夫坐下,開始研究菜牌。由於是第一次光顧,這裏有甚麼好吃、背景有甚麼特色等,他們非常好奇。  小雲很自然地,拿出手機找資料。想不到,一看之下,發現這家「Crown and Rose」(皇冠與玫瑰),在當地竟以鬧鬼出名。  據網友報料:在餐館內,常有幽靈出沒,分別有一對母子、老婦人及小男孩等,俱有目擊者記載。  甚至有八卦旅遊作家,列出「卡加利十三處最猛鬼地點」,這家餐館名列第九,很榮幸

  • 流落一百年的小男孩(上)

    2017-06-28

      遇鬼,所為何事?通常,是向你求助,或嘗試溝通。  亦有來路不正:無聊、整蠱、作惡、勒索等。  當中,最難搞的是前生冤孽,鎖定目標,緊咬不放,定向追蹤糾纏,但這種特殊情況不常見。  像朋友小雲,六識(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)之中,她的聽覺最敏銳。  在香港,她跟靈界的幾次接觸,都是先聽見異響。想不到,結婚之後,移民加拿大,竟有更深刻的經歷。  數加國的移民城市,最熱門的是溫哥華與多倫多。 排第

  • 收到咯,多謝晒

    2017-06-27

      有些人對靈異之事,特別敏感,經常「見」到。  亦有人「感應」到,動輒毛骨悚然。或有人「嗅」到,無端飄過一陣不知名的腐臭味。  小雲則比較特別,總是「聽」到。像先前說,她在歷史西報女廁的體驗。  可能我們每一個人,都有不同的能向。小雲的個性,一向比較內向沉靜,心清如水,不擅於言語表達,卻有非凡的集中力,擅長畫畫的組織與設計。  亦因此,聽覺可能特別敏銳。她小時候,住在九龍愛民 ,家裏只有父母和哥

  • 鬧鬼,總要在女廁

    2017-06-26

      像一幅拼圖,開始時不成形,逐漸東一塊、西一塊,陸續砌成,整幅圖像就浮現出來。  但過程需要多久?看因緣和合,或長,或短。期間,可能要十幾年,甚至更悠長。  可還記得,香港歷史西報的鬧鬼傳聞?當時,是二○○一年三月,清明節前。源頭是女廁,來自澳洲的女編輯,晚上如廁時,聽到有人叫她的名字,當走出來,竟空無一人,從此開始傳出鬧鬼。當時的辦事處,在港島 魚涌海邊。當時的老闆,是南洋人,對靈異之事並不忌

  • 午夜,公路上,開枱

    2017-06-19

      這並非,一個駕駛者的路面測試反應。  而是真人真事:朋友李英,在今年清明節前數天,從九龍驅車往屯門,探訪舊同學,一起晚飯暢聚,不知不覺,已接近午夜時分。  李英是單身男子,專業科技人士,不煙不酒,年輕力壯,從屯門駕車返市區,一條直路,屬輕鬆容易事,於是告辭離去。  深夜出九龍,路面寂靜,交通暢順,李英行車一向謹慎,也不怕開快一點,估計約十五分鐘後,應可回到九龍。  當車行至深井交匯處,忽然遠遠

  • 天微亮,故人來

    2017-05-29

      朋友彤彤年輕守寡,喪夫五年,獨自守 女兒,並常探望患病的老爺。  今年清明前,老爺病重入院,彌留之際,護士來電:「老人家不行了,你們快來吧。」彤彤趕到,約五時許,天仍濛濛亮。護士有點憐惜:「又冇咁快,先坐一會。」  於是她在病 前,端椅坐下,不知不覺盹 了。抬頭,見病房大放光明,眾護士不穿白,竟全換上粉紅制服,配牛仔褲,來回走動,像勤勞的小蜜蜂,嗡嗡嗡忙個不了。  有些替病人寫信,有些餵藥,奇

  • 老房子,新小友(上)

    2017-05-02

      這個故事最吸引之處,是那幢老房子。  六層高,在泰國曼谷唐人街,年深日久,是當地老華僑的物業,經營山貨批發,已是三代的家族生意。  傳統的潮州人,家屬繁衍,其中一支來了香港,正是朋友虎媽,剛生了個兒子,兩歲大,可以乘飛機了,帶 回去見舅婆。  重訪舊房子,說不出的親切。虎媽童年時,在這裏有很愉快的回憶:地下是貨倉,擺滿了各式花款的竹器、藤具、缸瓦,以至杯盤碗碟、瓶罐壺缽,只要你叫得出名字的器皿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