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鬼話連篇

  • 特邪七月的最邪事件

    2017-09-22

      今年的農曆七月,特別邪氣,日前寫總結時,仍趕不及月尾的兩宗。經整理及排列開來,會驚異其密集,以及驚嚇程度,當中有四宗屬「首創」。   農曆七月一日(新曆八月二十二日),颱風「天鴿」來襲,傍晚懸掛三號風球。   七月二日(八月二十三日),改掛十號。   七月六日(八月二十七日),另一颱風「帕卡」來襲,八號風球。   七月十四日(九月三日),油麻地夫殺妻自殺案。   七月十七日(九月七日

  • 你知道我在嗎?

    2017-09-21

      讀者鍾小姐來郵,分享一個「聽」的靈異故事。  我們知道人有六識:眼,耳,鼻,舌,身,意,俱可以接觸六道眾生,包括靈界。  像有些朋友特別容易看到、嗅到、撞到,甚至感受到其觸摸,但相信憑味覺嘗出來的,可能較少見。  鍾小姐則是聽見。今年九月三日(舊曆七月十三日)星期日,她在家看電視,選擇明珠台的周日西片,一邊看,一邊用手機上網。  電視播放的是英語對白,屋內沒有其他人。忽然,她聽見一把很清晰的女

  • 今年七月特別邪

    2017-09-20

      本文見報之日,應是農曆八月一日,七月已成過去。   今年的農曆七月(對照新曆:八月二十二日至九月十九日),不幸的事件特別多。   甚至去到七月尾,農曆二十六日,即新曆九月十六日,星期六,仍然發生兩宗不尋常的慘案。   一是海洋公園,當日下午二時,陽光燦爛,二十一歲青年疑因走錯方向,命喪「鬼屋」。   二是城巴上層,當日下午三時許,光天化日,二十二歲青年疑刀殺女友。   尤其是第一宗,

  • 滅魔降魔驅魔,不如化解

    2017-09-19

      冤冤相報何時了?以眼還眼,以牙還牙,原是世人最直截了當的反應。   圖個痛快!亦最容易覺得討回公道。   真的嗎?你看美國發生「九一一」事件後,追殺拉登。   於是出現極端組織「IS」。美國鷹派崛起,選出特朗普總統,處處擺出強人姿態。於是出現北韓金正恩,跟你玩飛彈試射。   正是: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。你可以滅魔、降魔、驅魔,怎料竟養出更大的魔頭。   回到個人層面,即使是一般修行者,

  • 收不如放,放不如超渡

    2017-09-18

      近期,農曆七月寫的鬼故事,想不到反應最熱烈的,是《落仔誰定?滅鬼又誰定?》(九月十三日)。   阿媽以前落仔,嬰靈不散,纏繞現在的小朋友,如此頑皮,驅魔人問你應該「收」?或「不收」?一收,即灰飛煙滅,永不超生,慘過被逐出家門,甚至慘過被處死。   不收,則縱容其嗔念,對現世的子女,有負面影響,從此家宅不寧。   兩邊都是自己的骨肉,兩邊都是自己體內孕成,一陰一陽,一死一生,俱是自己的決定

  • 魂飛魄散,再返無門

    2017-09-18

      我們常聽人說:「魂飛魄散」,通常形容在極度驚嚇、悲傷,或恐怖的情況下發生。   可是「飛」完之後,「散」完之後,魂魄又如何?   論理,應歸位。即是要返回軀體,元神合一。不幸,出時容易進時難,許多時候,魂魄回不到去。   於是有所謂「失魂落魄」,即是肉身仍在;人,仍是那個人,卻神魂飛奪,兩者分家,已失去知覺,以及往常的認知能力。   原來一般人,比我們想像中脆弱,不能承受太大刺激,包括

  • 魂離魄散,群魔亂舞

    2017-09-14

      最近荃灣圓玄學院,發生女子跌落化寶爐事件。適逢農曆七月二十日,成為熱門的靈異話題。   於是想起忠厚朋友,今年初,往學院拜神的遭遇。   像許多香港人一樣,俱受「犯太歲」困擾。今年歲次丁酉,輪到他太太遇上,於是一起前往參拜。   學院的停車場在高處,通常駕車人士在上邊泊好車,待走下來,才是學院的建築群。   那一天早上,風和日麗,朋友剛泊好車,一轉身,無意中,跟太太撞個

  • 大海上的孤魂

    2017-09-09

      如果可以的話,請讓我死在陸地吧。      最好在樹林中、廟宇旁,有遮有擋,又有香火祭祀可享。其實,換在古時,即是棲身於祠堂。   現代,幾乎沒可能了,大部分是火化,隨風飄散,但怎樣也好,總勝過死在海上。   雖說,地球的七成面積是海洋,可是與我們無關,大海茫茫,水天隔絕,頂多只可以留在船上。   哪管是鐵達尼號級的大郵輪,面積其實很有限,拉闊開來計算,比一個小島大不了多

  • 鬼要白膠漿

    2017-09-08

      別讓農曆七月太沉重,朋友虎媽,說了以下這個鬼故事。      須知道香港政府,一向體恤民情,有「優化地名」的管治傳統,希望市民大眾安居樂業。   譬如:「五鬼山」改名「五桂山」、「吊頸嶺」易為「調景嶺」,還有將「老虎岩」改成「樂富」等等,俱是佳作。   但是大埔的「運頭塘」,則令人費解。其原意,可能是取「行大運之頭」,大吉大利,這說法已有點牽強。   更多人不求甚解,以為

  • 冥婚:失去子女的沉重

    2017-09-07

      朋友晴雯,在說過《夜化妝,陰陽愛》的故事後,順帶提起,在內地鄉下,母親替異胞妹妹,辦冥婚的經過。原來,晴雯媽媽曾經有位同父異母的妹妹,可惜約六、七歲時夭折,對她的印象,幾乎已淡忘。      想不到,二十多年後,鄉下的舅母、姨媽等,一起異口同聲,說夢見該女孩,已在另一空間長大成人,並愛上鄰村一名死去的男子,懇求代辦婚事。   他們跟從夢中指示,往鄰村尋去。本來他們心情忐忑,此事涉及幽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