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話連篇

  • 薯片叔大戰無影手

    2017-09-04

      許多人不信鬼。更多人未試過見鬼。   大家常假設:真的撞鬼時,我們用手機拍片、合照,或是跟它一起玩自拍,然後上載所有社交媒體威威……   還可以獨家專訪。要是遇上漂亮女鬼,不妨「幽媾」;要是遇討厭鬼,就一腳伸過去等等。   假設。正如進行災難演習,平時指揮若定,規劃整齊,好像一切盡在掌握之中。但是,忽然,當真的發生了,誰也不敢擔保你會做出甚麼事。   像四人遊泰國,住宿

  • 黑夜,鑼鼓,藍花轎

    2017-09-01

      有關「鬼新娘」的傳說,古今中外皆有。像港產片《殭屍先生》(一九八五年),加插女鬼王小鳳出嫁的一段,是神來之筆。      美國Marvel漫畫則有狼人、木乃伊,與鬼新娘(Ghost Bride)聯盟,未知有多厲害?   但要是給你撞到,肯定會嚇到魂飛魄散。   像朋友大口仔,說起一位舊同事「小新」,童年時住沙田村屋,二十多三十年前,曾經有一次恐怖離奇的遭遇。   當時的沙

  • 汪洋中的一點愛(下)

    2017-08-31

      四日前?不正是阿詩剛上船,睡不好的晚上嗎?      當這樣連繫起來想,靈光一閃,醒起自己小時候,晚上睡覺怕黑,常要找外婆同眠。   老人家總是從後抱着她,讓小外孫女,在充滿愛心和安全感的情況下入夢。這種久違的溫馨,幾乎已被遺忘。怎料當置身千里之外的茫茫大海,竟然可以再次感受到。   那真的是外婆嗎?又三日後,郵輪在紐約泊岸,香港再傳來短訊:外婆已過身。阿詩有種難言的悲愴。這時

  • 汪洋中的一點愛(上)

    2017-08-30

      人與人之間的感應,可以有多強?有多遠?這些問題,應該找阿詩。      她是退休、富裕、自由的獨身人士,平時喜坐郵輪旅遊,慢活享受人生。   今年春天,她從英國利物浦出發,橫渡北大西洋,往紐約去,全程約七日。   阿詩邀好友,一位單親媽咪同行,還帶着她兩名十多歲的孖女,共四人,佔了一個豪華大房。   這是一條熱門的旅遊航綫,郵輪屬中型,裝修精緻華麗,服務亦很貼心,一切近乎

  • 碧海沉屍,魂化天鷗(下)

    2017-08-29

      釣魚,大家可能沒預期到,是一項高風險的活動。尤其是釣深海魚,像朋友大口仔參加這種,遠涉重洋,離岸數天航程,不料風暴說來便來。      南中國海向來平靜,蔚藍澄澈,萬里無雲。可是當天氣忽然轉壞,海面的情況,可以惡劣到令人無法估計。   同一條航綫,大口仔已幾次來回,卻從來沒有遇上風暴。今次旅程臨結束的一個傍晚,海面忽然變得異常靜止,像給熨平一樣,而且酷暑,小郵輪似是漂浮在一鍋熱湯上。

  • 碧海沉屍,魂化天鷗(上)

    2017-08-28

      很多時候,人生太絕望了。當去到完全不可以挽回之時,我們多希望:如果有靈體就好了,生命不會就此中絕。   故事應留有一條尾巴,還有,還有……   究竟是我們一廂情願?或真有其事?仍未能百分百肯定。   像朋友大口仔,參加深海釣魚團,專誠飛往越南,然後乘坐小郵輪,出發往附近的珊瑚礁,預備釣大魚。   同行有十多位資深釣友,各自攜帶精良裝備,個個摩拳擦掌,一心要逞強,顯本領,

  • 大伯公,請上身(下)

    2017-08-28

      說起「上身」,人人害怕,許多鬼怪片俱以此為題材(《驅魔人》、《黑祭司》、《哭聲》、《奪舍》等),總是鬧得天翻地覆,家破人亡。   除非你學茅山的神打術,請大聖爺、關二哥、呂祖爺等師傅上身,但是通常涉及武打,比較重口味。   馬來西亞華人請「大伯公」,則屬家常活動,相當親和。   他們平時拜祭,只是供奉些香煙、洋酒之類,放在車頭,放在家中,得閒無事都拜拜,求個出入平安。

  • 大伯公,請上身(上)

    2017-08-25

      在東南亞一帶,當地人對鬼神的概念,跟我們最顯著的分別,是從不大驚小怪,而是全盤接受,當是生活的一部分。  不是問有無鬼神?真或假?根本不需要討論,而是一直有,必然有,自然如陽光空氣。  入鄉隨俗,早期華人僑居當地,離鄉別井,常遇上許多困難,求助無門,當問題沒法解決時,唯有拜祭盛行當地的「大伯公」。  其來源,經多方面考證,主要有兩方面。一,是從中國南傳的土地神、福德神等。二,是當地的傑出人物:

  • 薄命美少年的故事(下)

    2017-08-24

      高高的祖父母,仍保留了三叔年輕時的照片:「嘩,漂亮到那個地步,真是美哉少年,也不知有何用?」   在以前的保守年代,男子美色也可以造成哄動。本校、鄰校的女生,毫不顧忌地對他追捧,甚至有星探找他拍電影。   難得三叔全不動心,他有點出世的氣質,只愛唸書,其他的全不管。   可是當愈接近十七歲,三叔的身體愈差,他似是患上嚴重的水腫病,面色發黑,全身肥腫難分,體重飆升到二百五十多磅

  • 薄命美少年的故事(上)

    2017-08-24

      直至今時今日,依然有些保守人士,認為天生美麗,不論是男或女,俱是一種詛咒。   想不到年輕朋友高高,亦十分贊成。   原來他父親四兄弟之中,以排行第三的小叔叔,最為俊美,可惜亦是最薄命。   高高的祖父母,俱是學西醫,早期留學蘇格蘭愛丁堡,後來回港執業,並生下四個兒子。   兩位長輩雖是新派醫學界尖子,不知為何,卻篤信命理,一早拿四名兒子的八字,給西營盤一位「盲婆」批命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