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談

  • 應結婚,不結婚

    2018-07-05

      當婚姻從生活「必需品」,變成「奢侈品」之後,我們不一定要結婚了。    古時,每人都要結婚,每人都有機會結婚,差別只在於程度上的好壞。    衰到像三寸釘武大郎,都可以娶到潘金蓮。當中雖然有整蠱成分,但是論婚姻狀況,即使是醜男、殘障、窮苦,仍可娶妻,亦肯娶妻。    美貌如潘金蓮,一嫁不好,做不成元配;二嫁西門慶,身分只是側室,妾侍命。要是有機會問她的感受,一定不滿意。    但要是換作今日,

  • 應快樂,不快樂

    2018-07-04

      我們華人,一向不講究「快樂」,習以為常,亦不注重情緒問題。可能是吃苦太久。中國近二百年來,戰亂頻繁,老百姓經歷太多的天災人禍,生離死別。大家捱慣了,更不好意思提「快樂」二字。  即使有,標準亦相當卑微,長期停留於「有飯吃」、「別打仗」等等。  外國人見到,嘖嘖稱奇。像普林斯頓大學,最近出版愛因斯坦的旅遊筆記,說他來到中國時,大家沉默,對外間事物沒反應(大意)。  這個可以理解,因為中國人習慣保

  • 應賺錢,不賺錢

    2018-07-03

      跟《應移民,不移民》一樣,當你期待的運勢真的到了,你不再覺得重要。  許多人對自己有誤解,以為十分愛「錢」,其實是一場誤會。  他們愛「錢」換來的東西:自由、享樂、購物、買樓、別人對自己的尊重等等。  而不是「錢」本身。只是他們以為通過「錢」才能擁有,其實不。  這個價值觀上的差異,非常重要。因為當一個人的財運,真正來到之時,他們會自設種種障礙。  最常見的,是辛苦錢不要,有冒險成分的不要,有

  • 最難測是觀眾心

    2018-06-29

      不論是「大數據」,或「紫微斗數」,或任何市場調查,其本義,不外是在變幻莫測的人生中,尋求不變的定律。   像最難測的觀眾心,究竟你們想要甚麼?想買甚麼?正是所有供應者,夢寐以求的答案。   從買奶粉,到選總統,估中有獎。   對一般消費者的心態,市場調查頗有把握,尚有 可尋,但去到政治層面,則複雜、善變,及敏感得多。   不論是供應者,或需求者,都不會說真話,即使當面表態,直至投票之

  • 出力不出鏡,賣身不賣樣

    2018-06-28

      朋友思義奧歎道:「康子,不是我想出鏡,但是老闆有命,唯有照做。」跟 ,惘然低首,堂堂男子漢,亦有他的委屈。   是真的。潮流興上鏡,不論公私營機構,老闆都時興公眾亮相,親身肉搏,與群眾一起分享。   由「蘋果」始創,網絡時代跟風,連英女皇都要出來解畫,新任美國總統更要日日發短訊,民智已開,大勢如此,恁誰也擋不住。   可是出鏡還出鏡,「分享」不等於「分擔」。我肯「出力」,並不等於適合「出

  • 「養樣」不如「養氣」

    2018-06-27

      人人想出鏡,可惜並非人人適合出鏡,既要賣樣,不如整好個樣。這個「整」字,不只是整容,還包括剪髮、修眉、護膚、除斑、去皺、修鬚髭、抗衰老等等。   整完之後,還要「養」。是老北京話,即是香港人說的「Keep」,年深日久,歲月沉靜下來的一份修為。   待練得有咁上下功力,樣貌滋潤亮澤,容光照人,像一隻老妖精。   這時候出鏡就好看了,僅屬於太平盛世,民生富裕的奢侈品。像日本前首相橋本龍太郎(

  • 出鏡是一種專業

    2018-06-26

      又是很多人不想承認,或不願承認,出鏡是要求極高的一種專業。  想人看你?難。想人付錢看你?難上加難。想人長期幾十年看你,仲要心甘情願付錢,更是近乎沒可能。  所以國際級大明星,收幾億美元薪酬,絕對值得。像五十五歲的湯告魯斯(《職業特工隊》電影系列),是極罕有的這一類人物。  賣的真係個樣,亦是一生功力的精華所在。現代人超忙碌,誰有空發掘你的內在美?或了解你的前世今生?  大家只有一秒鐘的邂逅。

  • 公眾人物的桃花緣

    2018-06-25

      很多人不想承認,或不願承認,作為公眾人物,一定要「賣樣」。不限定俊男美女,但起碼要符合公眾預期。像政治人物,望之要似人君,起碼看上去,似誠實,穩重,可靠。   作為宗教領袖,則要清貴,不能惡俗,大師不能似酒肉和尚,經常對 信眾笑淫淫。當尼姑、女道士或修女,一律忌濃妝艷抹,或衣 暴露,又不是萬聖節玩奇裝異服。很奇怪,這樣簡單的道理,竟然有人仍不懂。但是蠢有蠢的好,當蠢到這個地步,正常人怎會上當

  • 哈,你一定是上岸了

    2018-06-25

      香港是俗富之地,先敬羅衣後敬人,不同內地、台灣、新加坡,或澳洲。   既是俗富之地,一切以利益衡量。你富貴,自然得人尊敬;你窮困,自然閉翳,衣食住行樣樣貴。不止是今年才發生的事,亦不是今年才人情薄,而是自古以來,香港俱是如此,地運如此,風水亦如此。   看張愛玲的《傾城之戀》(一九四三年),寫白流蘇從上海南下,來香港找機會,也感受到:「在這誇張的城(香港)裏,就是栽個跟頭,只怕也比別處痛些

  • 被愛情壓死的女人

    2018-06-22

      看命理,一直有個非正式統計的懷疑。   幸福的妻子,通常特別短命。「幸福」的定義:丈夫一表人才,還要愛她、疼她。家境又富裕,不用上班,大把錢使,仲要生埋兩個仔,健康活潑可愛。   她本人呢?由於生活愉快,不用憂柴憂米,有充足的時間及資源,用來裝身護膚美容恤髮,正是「由頭靚到落腳趾尾」。作為女性,簡直是人生幸福百分百,指數爆燈,到不可理喻的地步。   於是短命。再次強調:這只是日常生活觀察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