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談

  • 未能送終,不必有憾

    2017-12-05

      最近有長輩病逝,後人趕不及見最後一面,為此難過內疚不已。   誠屬遺憾,卻毋須介懷。當去到生死大事,我們所能做到的,僅屬微小,只要曾經盡過心意,已足夠。   像有位孝子朋友,母親在醫院垂危,他在 邊通宵陪伴,捱了七晝夜,指望可以替老人家送終。   不料,有天下午,他只是往洗手間一趟,來回約五分鐘,母親竟在那短短的期間氣絕。   情況很無奈,但是我們也要學懂接受。當大去之時,究竟誰有緣在

  • 倫敦恐襲虛驚/實況(上)

    2017-12-05

      以往,去歐洲旅行,總是喜歡炫耀買了多少名牌、嘗過多少美食,或欣賞過多少場表演等等。   現今,時興恐怖襲擊,你沒分見識過,怎算趕得上潮流?像聰明及善良朋友,今年十一月二十四日,所謂「黑色星期五」,正身在倫敦。   還要是乘地鐵,剛從時髦的「卡姆登市場」(Camden Market)回來,到「邦街」(Bond Street)站下車,預備前往第二大百貨公司「塞爾福里奇」(Selfridges)

  • 倫敦恐襲虛驚/實況(下)

    2017-12-05

      對聰明和善良朋友來說,整件事耗時約三十分鐘。   可是從一開始:警覺、恐懼、逃跑,完全是本能反應,根本沒時間思考,全部在一分鐘內發生。很感激那位黑人護 ,他提醒二人,進入公司內,仍要彎腰俯身向前跑,盡快會合店內其他人。   這是為怕受流彈所傷。類似的場面,常在新聞片段看到,於是照足做,腰腿並用,無難度。眾人集結在店後方。前邊空出一大截,遠遠通過玻璃門看,驚疑不定。這時候,店方有位年輕女主管

  • 觸靈,氣弱,終不祥

    2017-12-01

      朋友天天所說的麵包店工場,終於做不下去了,年底前黯然結業。   禍源是鬧鬼,隱晦點的說法是「觸靈」:清晨三、四點開工,杯盤無故被推下地,抽屜砰砰打開,門窗無風自動。   老闆找人做法事,中西式俱試過,無效。   逐漸,師傅不肯上班。事件傳開去,甚至沒有人來見工。空有資金、器材、設備,統統無用,被逼賤賣,好好一盤生意,就此泡了湯。   像這種失敗原因,你找巴菲特來分析,也解救不了,保險公

  • 三隻腳的姻緣(下)

    2017-11-28

      西方的茶葉占卜術,靈驗嗎?跟咖啡占卜、太陽蛋占卜或花占卜等一樣,視乎使用者的靈感。   即是中國人所說的「氣機感應」。   既然涉及「氣」,當然不可能百分百準確,於是時靈,時不靈,沒有定律或道理可講。   但是這一次,其靈驗程度,令羅拉也嚇了一跳。究竟甚麼是「三隻腳」?羅拉母女也百思不解。不似是李小龍的「李三腳」,她們亦不知道中國有段唐伯虎點秋香的「三笑姻緣」,也是「三」。   剛巧當

  • 快閃,勇退,陀螺轉(下)

    2017-11-27

      二月河寫活第二個「近貴」之人,是康熙時代的高士奇。   如果說鄔思道是深沉、傷痕型(拐足)的智者,小高則是精靈詼諧、博學多才、機變百出,一個具喜劇感的人物。   遇上康熙寬宏大度,常起用出色的學者輔助,他特別賞識來自江南錢塘(今杭州)的小高,兩度任「南書房行走」大臣,曾參與多項政策決定。   可惜,由於他的政治警覺性不足,屢次遭其他大臣彈劾,曾經一度被逼辭官。   康熙總捨不得,五年後

  • 三隻腳的姻緣(上)

    2017-11-27

      第一次婚姻,許多人感後悔,常說是衰一時衝動。   第二次婚姻呢?究竟是甚麼動機,令人再娶?或再嫁?   今時今日,男女俱獨立自主,普遍不會單純為愛情,或經濟理由再婚。   於是,要求會多一點點,譬如說:「上天的啟示。」   像英國的羅拉,年輕時遇人不淑,遭丈夫虐打,於是帶 兩名孩子申請離婚。   單親媽媽自食其力,任女裝內衣及胸圍售貨員。 開始時為生活,怎料愈做愈旺,後來乾脆成

  • 快閃,勇退,陀螺轉(上)

    2017-11-24

      說「近貴」,相信沒有人「貴」得過皇帝。   寫「近貴」,卻沒有人及得上二月河。   這位憑清朝帝皇系列(康熙,雍正,乾隆)成名的大作家,原名凌解放。最近他出席中共十九大會議,被問及如何看待內地這五年的懲治貪腐?   他形容是效果空前:「《二十四史》裏面,沒有一個時代,沒有一個時期,曾經有現在這樣的反腐力度……這件事震撼力很大。」   二月河專門研究清史,少年時遇上文化大革命,被三度抄家

  • 應退,則退

    2017-11-23

      最近逝世的名人,其生前助手,入 法院,追討欠薪,以及曾經承諾的報酬等等。   這又是「近貴,非貴」的另一種煩惱。   要是同屬一家人,一三五房得寵,二四六房失意,沒奈何,打落牙齒和血吞,家醜不出外揚,別讓敵人乘虛而入。   但要是不屬於家族部分,只是周邊的集團成員,更不宜癡心妄想,稍見勢色不對,一早應作打算。   像這位名人,患病已有一段日子,助手跟隨了四十年,應了解情況,寧願趁名人清

  • 學藝,逃出

    2017-11-22

      由於「見貴,非貴」,以至「見水,長渴」的人生,實在太苦。倒不如放開,不再執 於家族的巨大財富,只取當中的一小份,即登上救生小飛船,逃離母艦,遠走高飛,駛向遙遠的太空。   這方法,從民初時代,巴金的《家春秋》,到今時今日的超級富豪家族,仍有效使用。卻並非無條件,說走便走,不能有勇無謀。   除了個人意志,更重要的,是學習一技之長。上一代的富豪,逼孩子學醫科、會計或法律,當所謂「三師」,正是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