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代對抗是社會的錯

  香港有很多個世界第一,如全球最自由經濟體,國際最安全城市,世界人均壽命最長,外地旅客最多的城市,以及全球競爭力排名數一數二等等。香港只是一個彈丸之地,能夠如此讓人引以為傲,是我們有一個穩定的社會環境,是前輩們用雙手努力打拚創造出來的奇蹟。

  香港的成功是經濟蓬勃的成功,而不是政治爭拗的成功。近期的社會衝突愈鬧愈大,似乎是兩代人的代溝及對抗,年長的一輩努力奮鬥,對香港貢獻較多,希望香港繼續安定繁榮;年輕一代吃苦較少,覺得沒機會上游,是社會虧欠他們,於是要出來革命抗爭,當然他們大多數是無知而受到唆擺,也知道自己理虧,因此遊行示威時要戴口罩。

  白天的遊行絕大部分人是和平的,晚上就不一樣了,戴上口罩的示威者肆無忌憚,破壞社會秩序,襲擊警方變成一種常態,日前在沙田的衝突中,甚至有警員被咬斷手指浴血當場,再這樣演變下去,隨時發生人命傷亡。事到如今,民間對暴徒開始嚴厲譴責,警方應當果斷執法,在高舉紅色警告牌後,仍然不撤走的明顯就是暴徒。為了保護市民及自己的生命財產,使用更強的武力清場是理所當然,也只有使出更具威嚇的武力行動,才能制止血腥的行為繼續蔓延。

  話說回來,為何兩代人的代溝如此大?原因都是社會的錯,凡是富裕的地區或城市,貧富懸殊特別厲害,例如紐約、倫敦或北京,都是財富嚴重不均,民眾都想出來大遊行,只是他們沒有香港這麼自由,一出來搞遊行,哪怕是小型集會示威,就馬上給警方鎮壓趕走了,當地執法人員可沒香港那麼斯文,隨時會用真槍招呼示威者。所以那些市民都很羨慕香港,香港又一次揚威全球。

  揚威全球的還有香港的高樓價,這也是國際大都市的通病。由於私樓的租售價都是天價,很多人居住在狹窄的空間裹,他們的怨氣特別大。但鼓勵市民高價購買私樓,或壓低樓價讓能力不足者勉強上車,都不是當局恰當的做法,大量增加公營房屋和資助房屋才是王道。

  因此,再推明日大嶼撥款咨詢上立法會討論,最有利於政府目前的窘局,出現愈多爭議愈好,相信支持者也不少,將政治爭拗轉為經濟爭拗,更符合香港社會整體利益。
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