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屬專欄:
其他專欄
專欄名稱:
+VE思
作者:
何美怡

國雄有點緊張,他望一望錶,傍晚六時三十分。他在交友app識朋友時,認識一個叫阿祖的人,跟阿祖見過幾面之後,阿祖提議下次到他的「私竇」認識他的朋友。一聽到「私竇」兩個字,國雄彷彿明白接下來會有甚麼事發生。一個party,性與慾的party。阿祖在港鐵站迎接他,帶他到附近一幢唐樓。打開門就飄來一股香氣。房內燈光幽暗,國雄見到有七、八個人,有些...

詳細

「我想戒酒,應該怎麼辦?」因為酗酒,令多位男朋友都離她而去,凱玲決定解決問題。她來到我的診所,就是想戒酒。有些人以為,戒酒而已,為甚麼要找醫生?下定決心,不喝酒就可以了;如果決心不足,即使有醫生,也無補於事。這些觀點,大錯特錯,而且必須宣揚出去:戒酒要有方法,說戒就戒,得不償失。這是因為,有一個情況,名為震顫性譫妄(Delirium tr...

詳細

酗酒,除了令身體太依賴酒精,只會喝酒,甚麼都不做,不喝酒不行之外,也會對社會有影響,比如醉酒駕駛,喝酒之後,最直接影響的是身體各部位的協調能力,所以極需要手眼腳協調的駕駛技術,是嚴禁在酒後進行的。凱玲原來有醉酒駕駛的記錄,這也是她想戒酒的原因。「其實,為甚麼我會酗酒?是不是有甚麼基因導致的?」她願意問這個問題,看來是在找尋解決方法了。「酗...

詳細

凱玲酗酒,幾任男友都跑掉了,她感到彷徨,想戒酒,向我求助。但我說了一句:「酒,是可以喝的。」竟令她雙眼發出渴求的光芒。於是,我先說飲酒過量的害處:「酒是可以喝的,但飲酒過量,會引發不同的病。短時間大量喝酒是非常危險的,有機會導致酒精中毒,嚴重者會死亡。但長期嗜酒也不是好事,會增加患上多種癌症如口腔癌、咽喉癌、食道癌、肝癌、大腸癌和乳癌的機...

詳細

這一天的病人,是一個女子,叫凱玲,她的問題是酗酒。凱玲一臉愁容,精神不太好,像多天未睡,眼眶紅腫。我請她訴說自己的故事,她提着我給她的一杯茶,最初不知從何說起,只說她是時裝店店員,直到談到她的男朋友。「我又跟男朋友分手了。」她的「又」字,背後藏着的是今天要訴說的故事。「他不喜歡我喝酒,不止是他,我的前男友,前前男友也是一樣,因為我喜歡喝酒...

詳細

「成癮」,除了心理徵狀、社會徵狀,最重要的還是身體徵狀。「『成癮』,就是『使用』那樣東西會愈來愈多,為甚麼?因為身體會慢慢適應份量。比如說,最初飲半支酒會得到滿足,但後來四五支酒都未必滿足。我們會說,身體愈來愈依賴(dependent)那樣東西。」法庭上,我繼續為「成癮」這個題目給予專業意見。「愈來愈依賴固然是問題,但突然停下來也不代表一...

詳細

法庭上,我為「甚麼是成癮」提供專業意見,剛談到「成癮」的「心理徵狀」,接下來我想談談其「社會徵狀」。「癮,首先是心理上,很想很想去『使用』,然後幾乎周遭的生活,都圍着這個『癮』去建立。為了『使用』這個『癮』,其他事情都是次要的。例如,打機成癮,會為了在家打機,朋友聚會不去,親戚飯局不去,甚至不去上課、不去上班。完全不理會生活中有其他事情,...

詳細

這一次,我去了法庭,給予一些有關精神科的專業意見,主題是「成癮」。「癮,心理上就是,好想要一樣東西,或好想使用(Use)一種東西,即使理性想停,但也停不了。」我相信,我要給一點比喻:「比如煙民患了肺癌,明知道繼續吸煙會有害,但仍然會繼續吸食。」「換句話說,就是即使身體出現了問題,但仍然會繼續你們所說的『使用』那種東西?」律師用他的方式去闡...

詳細

這天,我要上法庭。法醫精神科其中一項工作,就是上法庭,有時會解釋病人的精神報告,也有時會給予一些有關精神科的專業意見,而這次的任務,是後者,環繞着一個題目:成癮(addiction)。剛好我也替警方做了一些有關毒癮的報告(這也是法醫精神科的日常工作),手頭上整理好的資料,剛好大派用場。「何醫生,請你解釋一下,何謂『成癮』。」我坐上證人欄,...

詳細

前幾次談到的壓力,都是說工作上、學業上。其實壓力可以來自四方八面。有家庭壓力(household stress),即使是家庭主婦,都有壓力。照顧小孩固然有壓力,但日常家務的時間安排,沒有足夠休息,有時也是壓力的來源。亦有關係壓力(relastionship stress),不但是情侶之間、朋友之時,比如婆媳之間、親子之間,都存在壓力。可以...

詳細

上次Brian談到一直承受工作上的長久壓力,我教他一些冥想方法,配合日常生活的調整如多運動、飲食定時、多些跟家人朋友溝通,半年後再次見面,他精神爽朗,肩膊放鬆了不少。「你不用再覆診了。」我笑着對Brian說。「謝謝!如果當初不是決定找你,真的不知怎麼辦。」Brian一臉感激。「長久的壓力,去到臨界點,或有甚麼事成為觸發點,都會令人崩潰,俗...

詳細

熱門: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