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VE思——社會支援

  「幸好你一直跟Tomson醫治過度活躍症,才發現他患了妥瑞症。」張太望着兒子,彷彿舒了一口氣。

  「其實妥瑞症是一個腦科的問題,但服的是精神科藥物,所以找腦科或精神科醫生都是一樣。」我說。

  「那是一個醫學上的crossover啊。」張太有時候很幽默。

  妥瑞症不能完全治瘉,只能用藥物幫助紓緩徵狀。Tomson的情況,我首先確定並不是過度活躍症的藥的副作用,然後密切觀察。輕微妥瑞症(Simple Tics)一般不會用藥物,因為不算太影響生活。複雜妥瑞症(Complex Tics)才會用藥,看看會否令徵狀減少。

  沒有一隻藥一定成功,醫生只能嘗試不同的精神科藥物,如治療過度活躍症的藥,有些病人服用之後徵狀會減少,有些卻會增加,視乎不同病徵;治療思覺失調徵狀的藥效果較顯著,但會有其他副作用。醫生會衡量,究竟徵狀嚴重些還是副作用嚴重些,從而取一個平衡。可見,妥瑞症不但不能完全痊瘉,治標的過程也異常複雜,因人而異,醫生需要冷靜和耐心去調校適合病人的藥物。

  有些小朋友三歲就患上這個病,因為年紀太少,不能用藥。幸好用藥以外也有其他方法,就是認知行為治療(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,簡稱DBT),即心理治療的一種。心理專家會教授一些技巧和方法給病人練習,以紓緩徵狀。

  治療妥瑞症的路十分漫長,我請張太向學校說明,讓老師也跟同學講解。這個發生在青春期,最棘手的反而是同學的嘲笑、排擠和欺凌,患者或會因身處這樣的環境而患上抑鬱症。他們是病人,社會應該好好支援他們,不要讓他們感到孤單和無助。

何美怡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