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VE思——病態賭博(二)

  陳生原是我的病人,兩年前因工作不愉快患上抑鬱症,在康復的邊緣。突然,陳太指丈夫賭錢把積蓄輸光之後疑似病發,再向我求醫。首先我要知道,陳生是不是病態賭徒。

  「你知道陳生會賭錢嗎?」我望向陳太。

  「我知道他會小賭,買馬買波,但不知道他把整副身家拿去玩。」陳太說話時白了陳生一眼,然後喝道:「你自己說。」

  陳生歎氣一聲,開始說:「我中學四年級開始會賭錢了。是一個同學教我的,賭馬。後來合法賭波之後,加上賭英超,我喜歡看嘛。六合彩當然有,去澳門比較少。我喜歡賭,贏也好輸也好,最重要是過程,事前的分析,馬兒出閘之後的興奮。你知道嗎?六合彩都可以計算出來的。」

  「那時候就賭很大?」

  「不,最初買很小。後來出來工作,有收入了,把收入一小部份拿出來玩。一直小賭怡情。直到來到這公司,工作壓力大,覺得賭錢才能感到快樂和放鬆。也開始去澳門……」

  「你瞞着陳太到澳門?」

  「對,我說傾生意。有時我真的要到澳門傾生意的,就瞞着她了。」這時候,陳太哼了一聲,陳太繼續說:「我都不知道甚麼時候愈賭愈大,愈花愈多錢。有時因為輸了要番本,有時覺得要賭大一點才能讓自己高興。」

  陳生頓了一頓,說:「我把自己的錢賭光了,就拿聯名戶口的積蓄賭;也輸光了,就問賭場的朋友阿輝借……」

  很明顯,陳生患了病態賭博(pathological gambling),也是一種精神病。

何美怡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