卓閱旅途——拉脫維亞新貌

 波羅的海三小國,我對上一次的記憶是停留在十二年前的冬天,那時為雜誌工作,一次遊遍愛沙尼亞、拉脫維亞及立陶宛,當時只手握點點從網上找到的資料,再加上一本《孤獨星球》指南,就和攝影師穿州過省,分別到訪三國首都,也跑到冷得結冰的波羅的海海岸邊小鎮,以及鑽進沉睡中的隆冬森林去。

  三國之中,立陶宛的十字架山、維爾紐斯的獨立小區Uzupis及稱為歐洲中心點的露天森林藝術都令我印象深刻;愛沙尼亞因有由芬蘭過大海的便利,我後來還去過兩、三次,塔林古城遊客多,發展得較快,古城感覺跟歐洲其他古鎮確有點相像,倒是在三小國中間的拉脫維亞,卻令我最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灰沉感覺。

  到訪當年,拉脫維亞脫離前蘇聯政權獨立只有十數年,欠缺立陶宛靠東歐及愛沙尼亞靠近北歐的地利,濃濃鐵幕之味總瀰漫首都里加,一旦離開較遊客化的里加古城範圍,那陣陰沉味道如影相隨。當時的拉脫維亞經濟不好,人們生活仍很吃力,無論酒店、餐廳、小店及市集的街頭小販,總難見到人們臉上帶有笑容。

  上月再踏足里加,卻有煥然一新的感覺。一直留在我家的幾張拉脫維亞幣早在三年前已不適用,拿着歐羅就能暢通無阻。由機場跳上的士直驅酒店,發現的士上居然有免費Wi-Fi,按錶收費只約一百港元。雖然古城周邊的前蘇聯時代建築依舊,但昔日那份陰沉氣息早已煙消雲散。我住的Radisson Blu Latvija把二十六樓開設Skyline酒吧,日落前,我坐在酒吧落地大玻璃前呷着氣酒眺望里加,席間還有不少當地人放工後來放鬆,感覺大不同。

(www.joannecheuk.com)

卓文慧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