卓閱旅途——從平成到令和

    踏入五月,日本到處鬧哄哄。結束平成年代,人們迎接「令和」新元號,今年日本更因此來個黃金十連休,朋友適逢在日本,已見識這個長假期人頭湧湧的盛況。

  日本人放長假不一定出國遊玩,在國內走走逛逛,由本州上北海道、由九州去四國、由東北落關西,甚至飛到他們視為南國之境的沖繩,賞花、泡溫泉、享受陽光,已經滿足。朋友原先打算去看粉蝶花海,明知長假人流擁擠,已提早兩小時到車站買巴士票,最終還是因座位供不應求,連上車的機會都沒有,終於落空而回。東京平時繁鬧的商業區水盡鵝飛,咖啡店、甜品屋則大排長龍,主題樂園、博物館及美術館等更是遊人不絕,幸好日本人都很守規矩,人再多也沒有不快及混亂場面發生。

  宣佈新元號前後數天,我恰巧在長崎,電視節目都以新元號為題,有街訪民眾對新元號用字的建議,也有舉行投票活動及作各種回顧。平成年代正值是我的成長期,香港當年大吹日本風,日本歌、日本偶像和日劇瘋魔了不少當時的少男少女。日本換個年號,貌似跟我沒太大關係,但原來看着這些回顧,倒勾起我許多寶貴回憶。

  宣佈新元號的早上,我正在碼頭等船登上軍艦島,碼頭內人人都關注着電視直播。晚上,電視節目排山倒海解構這新元號,比較有趣是一名記者立即跑到東京神田區,找來舊書店老闆在舊書堆中翻出鋪上厚厚灰塵的《萬葉集》印證一番。第二天,我到西山水壩賞櫻,更見有父母帶同嬰兒穿上正統和服,拿着手寫的「令和」紙牌,來拍一張家庭紀念照。元號本身,雖然貌似只是一個字詞,但在某種深層意義上,相信是人們對未來有個嶄新好開始的期盼。

(www.joannecheuk.com)

卓文慧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