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席隨筆——上市審批的荒謬標準

  上期提到,港交所2018年引入是否「有足夠上市理由」(sufficient reason for listing)、「真正融資需要」(genuine funding need),和「合理估值」(reasonable valuation)幾個非量化的高度主觀標準,作為審批上市的重要準則,某些符合上市規則寫明的上市盈利要求,沒有重大違規的公司卻因此不能上市,此情況並不合理。

  關於「真正融資需要」,通常港交所的問題分成兩部份:

  一、你有沒有其他融資渠道(如銀行貸款、向股東借款等)?若銀行額度還有許多未用完,股東似乎銀彈充足,公司想要多少錢周轉,只要向股東伸手,或找股東抵押個人資產取得銀行額度給公司用,也能滿足,那港交所就不認為你需要上市,那便不批准你的上市申請。

  二、你過去有賺錢有沒有派高息?如果你上市前幾年派息,那就糟糕了,因為你會被質疑你其實可以選擇不派息,把錢留在公司,就不用上市集資(那位太太是高官的潘先生例外,他的公司可以在上市前派息12億,然後上市集資5億,也沒有被質疑有否真正融資需要)。這突顯了港交所並無連貫一致的審批準則,因人而異。

  至於「合理估值」,從來上市招股價的釐定,都是由市場取決(market driven),市場行情每分鐘都在變化,發行時投資者願意付出的就是市價,就是合理估值。這是投行的ABC,任何一個初入行的新人都懂的基本原則。現在那班不吃人間煙火的上市委員會委員和港交所上市部職員,倒過來說某企業的IPO發行價如果高於該行業的平均市盈率(P/E),就是過高,就是不合理,就是「圍飛」(安排自己人把股票買光),就是「啤殼」!天呀,現在的股市行情這麽差,投行能把股票以高價賣光已經是困難的任務,這班活在雲端的人還在諸多留難,簡直是趕人上絕路。

謝松發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