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屬專欄:
財經專欄
專欄名稱:
新維IP視野
作者:
姜川

上一期,我們聊到了IP與品牌授權的關係。今天,話題繼續聚焦品牌授權業務領域,各位一起看看IP在中國的數據表現。《2018中國品牌授權行業發展白皮書》顯示,按實際開展授權業務的口徑統計,2017年活躍在中國的品牌授權企業總數為327家,涉及授權業務的IP為1032項。授權IP品類中,娛樂仍佔據半壁江山(54%),其次為藝術(14%)和時尚(...

詳細

IP本義指知識產權,在本欄目中,又特指可跨界、可變現、有流量的文化品牌。從這一期開始,我們要談IP與品牌授權。首先說說二者的關係。一位曾在迪士尼授權部門工作過的資深人士指出,「品牌的力量,乃是通過消費者不斷經由體驗某公司產品過程中所建立的關係。」不同行業品牌的跨界,無論在擴大受眾還是創新產品方面,都取得過示範性戰果。授權,恰似在品牌與內容...

詳細

結合前兩期文章對新消費和新零售的分析,我們可以發現:很多傳統商業長期相互割據,分散無統一性,缺乏對體驗式消費的設想和創新型場景的構建,很難對消費者形成絕對吸引力。今天,我們要談的是IP賦能新商業。在傳統的知識產權領域,人們曾經常聽到一個辭彙,叫「成果轉化」,旨在要求專利等「硬IP」不能只停留在紙面。畢竟創新、創造出來的智慧結晶,必須要落實...

詳細

上期講到IP和新消費,今天我們要談新零售。一般認為,此概念起源於2016年10月的阿里雲棲大會。馬雲在會上說,未來的10年、20年,沒有電子商務,只有新零售。話音未落,「盒馬鮮生」悄然興起。新零售雖貫徹了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」要求,但質疑之聲同時指出:電商價格戰仍一如既往,民眾獲得的新體驗十分有限,消費革命似乎並未到來。所以說,彼時的新零售...

詳細

上個星期天晚間,內地第十次「雙11」購物狂歡剛剛落下帷幕,各項記錄均被刷新。不知各位是否了解,三年前的11月11日適逢第111次國務院常務會議,當時的議題圍繞以消費為主的民生。會上,有這樣一個新詞,它描述了傳統消費提質升級、新型消費蓬勃興起,讓媒體和社會各界眼前一亮—「新消費」。所謂新消費,體現在消費者有了新需求,迫使企業提升產品品質;同...

詳細

前文提到,判斷IP的優劣,主要從「可跨界、可變現、有流量」三個屬性來看。今日我們要談的,是IP的流量。如果把IP看作文化品牌,那麼一定要有品牌追隨者。可以說,IP有流量,離不開「粉絲」長期支持,並借助三觀一致和品牌認同,激發其購買欲。例如主題樂園是一種典型「新消費」場景,幾乎符合筆者提出的所有概念要求。世界最著名的迪士尼樂園,匯集諸多重量...

詳細

前文提到,判斷IP的優劣,主要從「可跨界、可變現、有流量」三個屬性來看。今天我們要談的,是IP的變現。在前不久的第十三屆北京文博會上,《2017—2018年度IP評價報告》正式發佈。報告強調,IP必須既有產業價值(經濟效益),也有文化價值(社會效益),缺一不可。我們曾用大量篇幅闡述IP的文化價值,強調形象性和故事性,甚至通過三觀的配套建設...

詳細

上期提到,判斷一個IP的優劣,主要從IP的「可跨界、可變現、有流量」三個屬性來看。今天我們要談的,首先是IP的跨界。在食品界,WHITE RABBIT(以下簡稱「大白兔」)是上海一個非常著名的奶糖品牌。幾十年來,大白兔商標以它寫實的形象和直率的名稱,在傳統知識產權圈裏一直佔有一席之地。最近,同樣年過半百、同屬上海經典品牌的「美加淨」與59...

詳細

上期提到,IP要有故事性,並且要恰當樹立「三觀」,藉此與受眾形成共鳴。那麼,甚麼可以是IP呢?有人認為一切皆可為IP,他們說故宮是大IP,盜墓是大IP,還說「東北」是大IP。今次我們就談談IP是非和優劣問題。筆者認為,不宜說「一切皆可為IP」。首先,以故宮為例,其實這是一種範圍:它可以「有」很多IP,但不代表它本身就「是」IP。比如,除了...

詳細

上期提到,IP離不開形象和故事,若二者皆無,實難撐起文化品牌的應有賣點。形象性大於故事性的典型代表,非Hello Kitty莫屬,此IP風靡世界40多年,其動漫的知名度遠不如自身百變百搭的形象本尊。然而我們今天要談的是,從虛構類IP來看,即便沒有洋洋灑灑的情節,也要為IP設定好「三觀」。目前,能做到跨全部年齡、性別、地域、職業的IP並不多...

詳細

近年來,我們常在互聯網接觸到「IP」概念,它未必直接指代知識產權(Intellectual Property)界常說的專利權、商標權和版權等集合,更不是網絡間的協議(Internet Protocol),而是在每位從業者與受眾心中對應不同答案的一種特殊詞彙。提到IP最多的場景,主要有文學、影視、動漫和遊戲界,此外體育、文博、文旅甚至農業各...

詳細

熱門: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