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屬專欄:
財經專欄
專欄名稱:
娛樂大事件
作者:
趙文竹

2010年開始中國電影行業進入高速發展時期,在2015年前增速超過30%。伴隨票房高企的還有遊戲、音樂、影片等整個泛娛樂行業興起,導致資本瘋狂湧入這一行業,造就自2013年起,文娛行業轟轟烈烈的併購大潮。那一年阿里巴巴收購蝦米;掌趣科技收購網頁動網先鋒;百度收購PPS;華誼入股銀漢科技;華策影視收購克頓傳媒。數據顯示,2013至2015年...

詳細

2014年內地網絡電影誕生初期有450部影片上線,野蠻生長兩年後,網絡電影進入井噴期,2016年上線2463部。隨後影片觀眾信任被不斷透支,六分鐘理論失靈;加上網絡電影發行渠道單一,分帳收入過低,導致很多網絡電影製作機構被拖垮。有業內消息稱僅僅在2017年1至10月份,就有近1600間網絡電影機構的業務處於停滯狀態;與此同時《電影產業促進...

詳細

踏入2019年,內地劇集市場已熱鬧非凡。跨年播出的《大江大河》依舊風頭無兩;同是「江河系」的《江河水》接連收視報捷;另一部「正午出身」的《知否》也賺足熱度。羅晉和周冬雨主演的《幕後之王》、劉燁和袁姍姍主演《國家奇旅》、黃子韜和胡冰卿主演的《艷勢番之新青年》等不少新劇,也已接連定檔,而在這些定檔劇背後,還有無數待播劇在摩拳擦掌。甚麽樣的劇集...

詳細

近幾年內地網絡劇在經過粗製濫造的野蠻生長後,其製作水平、市場表現都得到極大提升。尤其是在影片平台的大力驅動下,網絡劇製作門檻逐步提高,內容與質量齊頭並進,電視劇與網絡劇差距逐漸縮小。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2月27日,中國影片網站全年新播劇共578部,其中電視劇161部;網絡劇417部,後者數量佔絕對優勢。從頭部市場看,2018年播映指數...

詳細

最近兩年隨著大陸市場網文IP的式微,具有更高性價比的漫改劇逐漸走入了大眾的視線。尤其今年《快把我哥帶走》的雙屏開花,更讓從業者們看到了漫改劇出圈的希望。大批漫改作品蜂擁而至,或整裝待發,或已在趕來的路上。《劍王朝》、《全職高手》、《南煙齋筆錄》、《武庚紀》、《長歌行》……漫改這棵樹上已然果實纍纍。儘管如此,投入市場的漫改影視作品,大多反響...

詳細

2018年的中國影視市場怪象頻發,版權費據傳超8億的《如懿傳》不敵《延禧攻略》;投資超過5億的《巴清傳》至今未能播出;總售價超11.8億的《涼生,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》被臨時改檔……今年的內地市場,大IP和流量明星集中失靈,大製作易觸礁,買劇需要謹慎。另一邊廂,小製作、低宣傳自製劇成績斐然:一隻叫「賀蘭靜霆」的狐貍,打破「建國之後不許成精」...

詳細

論說寒冬,儼然已成為今年以來內地所有行業的共同話題。無論是影視行業的資本大退潮,或是一級市場投資規模的縮水,亦或者是陷入用戶規模停滯的直播行業,這樣的例子並不少見。我們發現大陸今年的「風口」如此稀缺、如此小打小鬧,而與此同時,由於資本市場的斷水,一批風口在2018按下暫停甚至終止鍵,一批被風吹起來的創業者也隨之墜落,比如ofo……當然還是...

詳細

隨著大陸互聯網時代的到來以及移動視頻網站的快速崛起,傳統電視行業受到了史無前例的衝擊。不難發現,那怕是同一部電視劇在不同渠道播放,衞視的收視數據已然難以睥睨一衆視頻網站了。除了收視低迷,隨之而來的就是營收的愈發困難。據業內估算自2014年以來,大陸二、三線衞視廣告創收下滑嚴重,下滑幅度約為30%至50%。收視低迷與創收艱難的雙重壓力下,大...

詳細

11月12日大陸浙江衛視《我就是演員》與美國IOI公司簽署模式銷售協議,擬命名為「I AM THE ACTOR」,將在美國、英國、加拿大等國家製作國際版;10月31日浙江衛視出品的紀錄片《愛上中國》國際德語版,在奧地利舉行了首映儀式,並受到了海外粉絲的歡迎;10月16日優酷原創綜藝節目《這!就是灌籃》的模式版權,被賣給美國福克斯傳媒集團,...

詳細

內地正在快速入冬,大中華影視市場的冬天卻更來得早一點。從業人員不再談論IP、併購、估值及上市等金融詞彙,取而代之的是「這月虧損多少」,「演員還簽嗎」這些實際問題。稅務地震、註銷狂潮、劇組停擺、市值蒸發、撤資與退貨等現象頻現,寒潮席捲整個影視行業。寒潮席捲影視行業但筆者認為,這是一輪大中華影視市場的洗禮,從而摒棄問題資本,提煉深耕文化。如筆...

詳細

傳遞娛樂全資收購厚海文化後,完成開拓大中華市場第一步。半年時間不到,在大中華市場的電視劇、綜藝、網絡劇等多個維度完成戰略佈局,前期儲備的優秀原創內容紛紛孵化,並與大中華市場所有優秀影視平台完成軌道拼接,致力於向社會各階層觀眾,提供多元化的視覺享受。2018年11月傳遞娛樂作品齊出,愛奇藝訂製劇《少年江湖物語》完成全部拍攝工作;內地一線演員...

詳細

熱門: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