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天」作之合——股債市場與特朗普

  現在股債市場的起落,特朗普的影響力比過去的美國總統都大。

  在他上任以來,推翻很多上屆奧巴馬的對外政策。從禁制中興、華為、發動貿易戰、向中國及印度出口貨品提高關稅外,甚至將向盟友──歐盟、日本、墨西哥開徵關稅。同時,美國亦在南海、中東、以巴衝突,常常從中挑起事端。另一方面,其一手提攜的「馬仔」國務卿蓬佩奧及彭斯,更在上月訪問歐洲時,到處唱衰華為;顯而易見,就是害怕中國崛起。美國對中國和其他拉美中亞國家,竟仍用「小學雞」的玩意——玩孤立、圍堵、大「恰」細。這些外交政策涉及不少能源國家,對油價影響較大。

  除此之外,特朗普在美國國內也出怪招。他不停出口術影響聯儲局主席鮑威爾,要他減息;這是歷屆美國總統都不敢碰的領域。美國聯儲局在全球的崇高地位,建基於其獨立性,一直按數據辦事,制訂金融政策。但特朗普不管這個規則,毫不掩飾直接施壓,更威脅炒掉鮑威爾。鮑威爾如何是好,聽還是不聽?換句話說,制訂美國金融政策,尚要考慮特朗普的個人因素。金融市場過去從未遇到這種情況,特別是債券商,需要計入這個風險因素。

  油價與息口是股債的兩大利器,加上特朗普無法預計的作風,國際股債市場的波動性都比過去為大。

余擎天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