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天」作之合——中美貨幣戰

  中美貿易戰開展以來,兩國互相出招,最近發展到貨幣戰。貨幣戰的背後,其實雙方也各取所需。

  對中國來說,由於需要應付關稅威脅,所以最近央行允許人民幣匯率破7,以抵銷關稅壓力。對於美國來說(應該說是特朗普),發動貿易戰會影響美國經濟,但因他需要刺激出口及美國股市,創造國內經濟欣欣向榮景象,以助其2020年競選連任選情;所以特朗普的其中一着棋,是迫使聯儲局繼續減息,令美國也加入貨幣戰。

  美國7月份已減息1/4厘,而人民幣破7。但特朗普在沒有足夠事實支持下,急不及待地宣佈中國為匯率操縱國,逼使中國更大反彈(例如擱置購買美國農產品),展望對美國本土(特別是農民)的負面影響大增;美國若因此新增懲罰措施,中國又可能再將人民幣貶值;而特朗普看形勢不妥,又壓聯儲局再減息(今次估計是1/2厘甚至更多),以支持選情;形成一個螺旋向下的循環(不會無止境,因為利率不會到負數)。然而,因為美國再多減息,美元匯價向下行的空間就大增,美元計價的資產吸引力降低。對中國來說,因人民幣貶值,所擔心引起的大規模走資壓力便減低不少。這種情況下,對中國是好事。

  美國對於貿易戰,其實也是兩難;力度低,不足以壓低中國;反之,搞垮中國,無力購買美國產品,美國經濟也元氣大傷。貿易戰是長久戰,不止貿易問題,也涉及國運。始終關稅只局限於兩國,但一啟動了貨幣戰,其影響力比關稅廣闊得多。

余擎天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