亞崙港——不要曲解自由經濟

  經濟自由主義主張政府對經濟干預應降至最低,並認為社會經濟繁榮是建基於大量個人利益。香港多次被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,而獨立及公開透明的司法制度,是香港經濟自由基礎。但嚴格來說,世界上沒有完全自由的經濟體系,經濟自由還是建基於各國財政及貨幣政策。香港這個最自由經濟體,也需要立法監管及施政支持,所以成功的自由經濟,並不是要排除政府干預。

  錯誤解讀自由經濟的原始精神,會造成嚴重社會問題,至低限度政府應保留基本社會公義產業,但香港政府曾多次以自由經濟為名,將一些本來屬於政府範疇的業務,移交至私人投資者手上,造成民生問題。例如西隧平白交給私人投資者去擁有及營運,造成持久交通問題。另一例子是領展問題,政府當年將領匯上市,並將股權悉數出售,等於將民生利益交予以盈利為目標的私人投資者手上。歷史證明經常錯誤解讀的政府,一而再再而三自以為是,作出極度愚蠢不利市民的決定。

  社會不能依賴自由市場經濟主義去維護民生利益,而私人企業極少會盡社會責任,所以政府背負着私人企業不會主動承擔的民生責任。事實證明,過份依賴自由經濟會造成全球暖化、環境污染及食品供給問題等。更大問題是掛着自由經濟招牌的地方,不斷鼓吹單邊貿易保護主義及製造全世界紛爭,更將這種精神不當感染我們香港。香港人真的要打醒十二分精神,看清世界經濟真面目,不要錯誤解讀自由經濟主義。

金融發展策略研究所所長

詹劍崙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