亞崙港——特朗普豪賭只輸不贏

  貿易戰愈演愈烈,雙方加碼互徵關稅,就如香港形勢進入埋身肉搏階段。加徵關稅後果自然是增加商品成本,企業不外乎將成本自我吸收及轉嫁予消費者。商品價格上升而市場資金供應不變會造成通脹,有別正常引發通脹的量化寬鬆政策,而導致社會資金充裕。

  有讀過經濟學的知道,價格上升導致需求下降,但自由市場會自動調節到一個供需平衡價格,以達至社會最大利益化。需求下降,企業因而看不清前景,加上對關稅發展無所適從,企業投資活動自然不會特別增加。

  一些企業會將生產線移向關稅較低生產地,但生產力需時建立出來,全世界對新環境、高關稅、低需求都需時調節。假如美國本土企業沒有增加投資,自然不能提高就業率,貿易戰最後結果只會令美國內傷,事實上該國經濟增長已開始放緩。

  從貿易角度看,全世界大部份商品交易以美元作為結算貨幣,美國靠印銀紙交換商品,中國靠製造商品換取美元再換取商品,根本兩國起點都不同,不能只看貿易順差,就認為中國是世界貿易最大得益者。中國換取美元增加外匯儲備,亦間接對美元世界認受性有幫助,美國換取的是商品、美元購買力及用美元征服全世界,所以美國才是世界貿易最大得益者。

  特朗普採用的是他一貫做生意的盲目賭博及宣傳手法,將美國人及香港人,推向一場又一場只輸不贏的豪賭。

金融發展策略研究所所長

詹劍崙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