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商講場——民不聊生導致亂局

  這兩三個月來社會亂象頻生,不少年輕人都在高呼「五大訴求,缺一不可」。有人批評這群人「攪亂香港」,亦有人說「因為民不聊生,市民才會上街」。筆者不禁問,今日香港繁榮背後,不正是「民不聊生」嗎?

  筆者所說的民不聊生,不是第三世界衣不蔽體的慘況,而是身在國際都市,卻過得捉襟見肘的生活。現時一個普通大學畢業生起薪點只有萬多元,與十多年前相若,同時還要面對償還學債、龐大交通費與食宿開支、醫療及保險等問題。每日營營役役埋頭苦幹,四、 五年後幸運的話,薪金升至三、 四萬元,開始要考慮結婚,購置那些動輒幾百萬的窩居、遙不可及的「上車盤」。有些人想掙脫牢籠,就選擇脫離職場創業,但又往往受網絡競爭、租金等限制,不少人更慘淡收場。

  這些問題單是想像已極度困擾,但香港卻有過百萬年青人正面對如此種種壓力。

  筆者認為,這正是香港「大市場,小政府」的後果——大企業壟斷、經濟發展單一、社會貧富懸殊及資源過份消耗等。同時政府「堅持」不干預市場,任由各種失衡現象惡化。

  就以民生息息相關的樓價及租金問題為例,中國與新加坡政府多年來積極出手遏止,相比香港政府任由樓價失控,甚至嚴重脫離市民購買能力,顯得更有遠見。再者,自由市場經濟亦非無往而不利,任何政策都需要行之有道,取其利、補其弊,以靈活手法拆解市場不同問題。

  筆者認為,「五大訴求」背後市民並無得益,即使港府逐一回應,亦無助解決民不聊生問題。

亞洲聯合基建主席

彭一庭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