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臨之宜——沒有硝煙的甲午戰爭

        一八九四年是干支紀年的甲午年,中日爆發「甲午戰爭」,香港也發生一場「甲午防疫戰爭」。

  持續半年的乾旱天氣,不及頭痛、高燒和喉痛帶來的煎熬。五月香港爆發淋巴腺鼠疫,患者頸部和腋窩的淋巴線會腫脹、疼痛、甚至生膿,在陷入昏迷後四十八小時內死亡。華人患者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三,共二千四百四十七人死亡。

  同年三月,廣州已經發現首宗鼠疫病例。由於香港與廣州經貿頻繁,人貨經水陸兩路交往不斷,適逢清明節有大量香港華人回鄉祭祖,殖民地政府早已警覺鼠疫傳播回香港的可能性。國家醫院署理院長婁遜(Dr. Lowson)曾前往廣州,解剖鼠疫死者了解疫情。

  殖民地政府亦邀請各地專家來港調查,例如擔任日本明治天皇侍醫的東京大學教授青山胤通、國際知名的微生物學專家北里柴三郎、法國政府自越南殖民地委派的耶爾贊(Alexandre Yersin),各團隊分別研究鼠疫病源。最終耶爾贊發現導致鼠疫的鼠疫桿菌,並以他的名字命名為Yersinia Pestis。

  除了鼠疫的嚴重性吸引各地專家前來研究外,香港獨有的亞熱帶氣候、地理環境、人口密度和國際交流緊密等,也是有助研究傳染病的客觀因素。在香港發現鼠疫桿菌,促進熱帶醫學的拓展,也解開在中世紀歐洲爆發的「黑死病」之謎。

  雖然發現鼠疫桿菌,但人們對鼠疫認識尚淺,未有專門藥物、更未發明抗生素治療;殖民地政府於是以搜捕病人、隔離、清潔消毒、埋葬屍體等城市管理方法,對抗肆虐於太平山街的鼠疫,亦使後來產生香港俗語「洗太平地」。

知臨集團創辦人及行政總裁

禤駿遠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