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臨之宜——有期限的醫療創新

  九月的秋風吹進倫敦聖瑪麗醫院實驗室,一場革命性的醫學發現,靜靜在青黴菌污染的培養皿內發生。

  一九二八年,英國細菌學教授弗萊明(Alexander Fleming)經反覆實驗後,發現青黴素(Penicillin,亦稱盤尼西林)具有殺死葡萄球菌特性,此特性還適用於引起肺炎、梅毒等疾病病原菌。這偶然的發現,如同普羅米修斯帶來的火種,人類終於獲得天賜的抗菌利器,自人類存在以來的人菌戰爭,顯露一絲曙光。

  礙於技術所限,弗萊明無法大量提煉青黴素。十年後,接手研究的牛津大學科學家柴恩(Ernst Chain)和弗洛里(Howard Florey)成功提煉「純青黴素」,並在白老鼠身上測試出藥效,下一步是將青黴素用作臨牀測試。

  首位測試病人是身體長滿膿包的肺炎患者。他使用青黴素後不到一日就退燒,病情亦有改善。可惜青黴素提煉和供應依然不穩定,而且容易透過尿液排出人體。這位病人最終死於藥物供應不足,而非藥效不彰。

  時值「二戰」爆發,戰地髒亂的環境,令大量傷兵死於細菌感染。神奇的青黴素引起參戰的美國注意,並率先由戰時生產委員會(War Production Board)統籌大量生產,將青黴素帶上商品化之路,提高傷兵生存率和改善手術後的病情管理。戰後以青黴素為首的抗生素治療,成功拯救無數生命,使人類整體人均壽命由四十八歲提高至七十七歲。

  然而再鋒利的刀也有生銹的一日。人類廣泛使用抗生素治療,使細菌逐漸適應藥力產生「抗藥性」。我們應該打磨更具破壞力的兵器,研發新型抗生素,還是「以柔制剛」與細菌共生?這抉擇將會是這個年代的醫學發展分歧點。

知臨集團創辦人及行政總裁

禤駿遠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