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伏「鑫」勢力——如果你是朱共山

  朱共山和協鑫的奮鬥史已經被媒體掘得非常詳細,在這裏就不做贅述,只提出一個假設:如果你是朱共山,你會想甚麼?我們經常會說要奮鬥,要有宏偉目標,但那個成為他人目標的「目標本身」,又應該做甚麼?我們不理解,是因為我們還有需要仰望的目標。但對於朱共山而言,「光伏行業老大」、「新能源首富」,這些常人夢寐以求的榮譽已均被他收入囊中,又有幾世花不完的財富,他還能追求甚麼?我認為是理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們的光伏企業家尤其喜歡談理想,談縱橫四海,改造地球。但當你可能心底嗤之以鼻的時候,或許是因為我們還沒達到談那麼高理想的資格。理想,有時很廉價,有時又無比奢侈。現世安穩,歲月靜好對大多數人來說就已不易,超脫物質本身的追求則更加艱難。所以朱共山喊出協鑫集團「專注綠色發展,持續改善人類生存環境」的口號時,可能比任何一個人都認真。金庸先生十四部小說,最具傳奇色彩人物非「劍魔」獨孤求敗莫屬,在《神雕俠侶》中其在劍塚前留言:「縱橫江湖三十餘載,殺盡仇寇,敗盡英雄,天下更無抗手,無可奈何,惟隱居深谷,以雕為友。嗚呼,生平求一敵手而不可得,誠寂寥難堪也。」這段文字讓人心生神往,但很多人卻忽略了其中的「無可奈何」四個字。飛人保特選擇去踢足球,籃球上帝米高佐敦打了兩年棒球,乒乓球大魔王張怡寧因為「找不到驚喜」而退役。對與朱共山而言,數年前就將集團做到千億規模,即使每年增長5%,也要至少50億,而這些年價格與利潤率一直雙雙大幅下降的光伏產業,已經難以支撑協鑫集團進一步進取的需求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些年光伏產業規模一直不斷增長,但企業營業額和利潤卻增長不大甚至利潤呈下滑趨勢。在業內已經實現登頂的協鑫實際上只有兩條路:繼續擴張或者另闢蹊徑。朱共山是幸運的,在新能源的王座上,他看到了新的目標,能源互聯網。遇到能源互聯網,是朱共山的幸運,因為它給了他一個目標;能源互聯網遇到朱共山,也是它的幸運,因為真的有這樣一家企業在不斷進行相關的探索和奠基工作。

索比光伏網主編

曹宇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