師傅講場——葉問篇之尊師重道

  完成拍攝葉問後,很多人包括記者亦重複問我一個問題,甄子丹算不算是我的徒弟?我回答說以中國傳統來說,我教了他六個月詠春拳,應該算是他的師傅,但是由於他在外國長大,在他心目中可能覺得拍戲只是一個過程,他會不會稱我為師傅,這個問題應該問他。

  為甚麼我這樣回答,第一我不是靠教功夫謀生,不需要借他的名字抬高自己名氣收學生。第二,我認為不是口頭上的稱呼或儀式,來看尊重一個人與否,我認為最重要是心。

  在《葉問》電影中,我說過傳統是可以破舊立新,但我的意思是在手法、技術及知識上。

  尊師重道的傳統,我一直都認為要保留。《葉問:終極一戰》電戲裏,黃秋生飾演葉問,徒弟李小龍也有問他:「師傅你還認我為徒弟嗎?」黃秋生的答案正如我的答案一樣,認不認是在心中,不是在於口中。

  我認為尊師重道這個精神很重要,在今時今日的教育制度,很多人覺得老師教導是一種交易,交學費像買服務,但我認為不應當成為一種買賣,因為他們有責任教好學生。

  在新一代教育政策下,我覺得失去尊師重道的精神。我認為教育政策須強調學生應尊重老師,當然老師要他人尊重,也必須先尊重自己,保持自己的形象。

  筆者看到很多新世代老師認為講粗口沒問題,但老師於學生心目中,是一個影響很大的角色,如果老師做得不好的話,學生也會學不好;老師自己做得不對,學生也不會尊重你,所以尊師重道是:第一學生要先尊重老師,第二老師要尊重自己。

  我認為教育局應該考慮怎樣加強這傳統精神,社會才變得有秩序。

國藝娛樂主席兼創辦人

冼國林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