師傅講場——市民不能批評法官?

  最近有團體到終審法院示威,抗議香港法官判案偏頗。特區政府大律師公會及律師公會,齊發表聲明譴責示威人士向法庭施壓,大律師公會更警告這樣做有機會構成藐視法庭罪。這說法與二○一五年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的說法一致,用藐視法庭罪行來警告市民。

  究竟市民可否批評法官的判決?早於一九六八年,英國的法學一代宗師大法官丹寧勳爵Lord Denning在R v Commissioner of Police的案件上已經清楚指出,「我們永遠不會利用藐視法庭的司法權,來維護我們自己的莊嚴,亦不會以此來壓制批評我們的聲音。我們無懼批評,亦不抗拒批評,因為這涉及更重要的原則;就是言論自由。每一個人都有權對法官作出評論,甚至出位的評論」。這判詞已經被英聯邦國家廣泛引用成為一個指導性判詞。當然,今時今日律師公會和前任律政司司長袁國強、甚至林鄭月娥特首都未必記得或認識這案例。

  很多人錯解司法獨立為完全不應受干預,所以不應該受批評。但法官亦是人,他們應該有專業精神保持中立,但人難免有所偏差,所以才需要意見及批評。司法處亦設有投訴法官機制,只是很多市民不了解。既然司法處有投訴機制,即等於可以批評法官。

  丹寧勳爵意思是,作為一個法官只要大公無私審判案件,就不應懼怕任何批評。希望大律師公會和特首林鄭月娥清楚何謂司法獨立。司法獨立是指法官判案期間不受外界影響,但如果他執行的職務不符合標準,同樣要面對公眾批評。法官也是公職人員,任何公職人員執行職務上出現偏差,都應該接受公眾批評,這樣才能提高公職人員履行職務的水平。

國藝娛樂主席兼創辦人

冼國林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