師傅講場——不應曲解司法獨立

  一個健全的社會,如果想在民生、經濟、各方面得到正常健康的發展,甚至吸引外國投資者,必須擁有一個健全可靠的法律制度,以及高水平的司法人員。

  香港特區自稱法制健全可靠,甚至覺得比中國或其他國家更為優越,但事實上,香港司法法官的水平是否達到標準,筆者卻認為有待商榷。

  最近有兩件案件,香港裁判官的判決令人驚訝,甚至成為國際笑話。

  第一件是處理一宗簡單的交通意外案件,居然用了九十多日,最後被告被判無罪,並引起三次司法覆核。案中印籍女傭甚至向特區政府索償百幾萬。

  另外一件是侮辱國旗罪,裁判官居然指無量刑指引,輕判二百小時社會服務令。但事實上有焚燒及塗污國旗案件的被告,分別被判入獄九個月和兩個月監禁。這位裁判官完全沒有參考先例,就指沒有量刑標準而輕判,這個也是笑話。司法機構和特首都一直以司法獨立為理由,拒絕認真處理,更認為大眾不應該去挑戰或監管司法人員,這說法完全曲解司法獨立的原意。

  司法獨立是指,法官審案過程不應該受到任何干擾,否則有可能妨礙司法公正,但如果法官的判案水平,或他的法律知識未能達到正常標準的話,我們便應該作出檢討,去評估這個法官的水平。如果他一直都未能符合公平原則或不到水平的話,可以考慮辭退。

  如果香港想成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,令海外投資香港投資或大眾市民有信心的話,法官的水平和處事是否公正,就必須要受到監察。

  結論是任何公職人員,包括特首在內,都不應該有任何理由免受監察,這樣才是文明健全社會應有的狀態。



師傅講場——不應曲解司法獨立

  一個健全的社會,如果想在民生、經濟、各方面得到正常健康的發展,甚至吸引外國投資者,必須擁有一個健全可靠的法律制度,以及高水平的司法人員。

  香港特區自稱法制健全可靠,甚至覺得比中國或其他國家更為優越,但事實上,香港司法法官的水平是否達到標準,筆者卻認為有待商榷。

  最近有兩件案件,香港裁判官的判決令人驚訝,甚至成為國際笑話。

  第一件是處理一宗簡單的交通意外案件,居然用了九十多日,最後被告被判無罪,並引起三次司法覆核。案中印籍女傭甚至向特區政府索償百幾萬。

  另外一件是侮辱國旗罪,裁判官居然指無量刑指引,輕判二百小時社會服務令。但事實上有焚燒及塗污國旗案件的被告,分別被判入獄九個月和兩個月監禁。這位裁判官完全沒有參考先例,就指沒有量刑標準而輕判,這個也是笑話。司法機構和特首都一直以司法獨立為理由,拒絕認真處理,更認為大眾不應該去挑戰或監管司法人員,這說法完全曲解司法獨立的原意。

  司法獨立是指,法官審案過程不應該受到任何干擾,否則有可能妨礙司法公正,但如果法官的判案水平,或他的法律知識未能達到正常標準的話,我們便應該作出檢討,去評估這個法官的水平。如果他一直都未能符合公平原則或不到水平的話,可以考慮辭退。

  如果香港想成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,令海外投資香港投資或大眾市民有信心的話,法官的水平和處事是否公正,就必須要受到監察。

  結論是任何公職人員,包括特首在內,都不應該有任何理由免受監察,這樣才是文明健全社會應有的狀態。

國藝娛樂主席兼創辦人

冼國林

國藝娛樂主席兼創辦人

冼國林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