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說無聲——藝術頑童村上隆

  大館最近舉辦日本藝術家村上隆(Takashi Murakami) 的個展。我對村上隆的第一印象,是始自他2010年在法國凡爾賽宮的展覽,很多法國人似乎對這位日本當代藝術家不甚賣帳,甚至有報道指法國前皇室後裔以展覽侮辱其家族歷史為由,向法庭申請禁制令云云。他出格而帶有日式動漫、性幻想與暴力於一身的藝術風格,在當時受到法國一些所謂正統派人士所輕視及嘲諷實屬正常。從報章圖片中看到他在凡爾賽宮展出的作品,玩味濃厚,總覺得「邪邪哋」,只知道他的作品很賣錢,經營的藝術創作公司營業額每年可高達三億美元,老實說村上隆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商品藝術家,沒有引起我太大的興趣。

  想不到的是,我第一次親身接觸到他的作品,竟在京都的一所寺院。記得那年與一位研究日本文化的友人去參加瀨戶內國際藝術祭,順道遊歷京都,在一所寺院偏殿內看到一幅「阿彌陀佛西方三聖」圖,用色大膽,跳出了傳統佛畫的梏桎但又不失莊嚴,驚為天人,馬上查看作者,原來是村上隆。這次邂逅,讓我愛上了這位藝術頑童將日本浮世繪式畫工,配上西方當代普普藝術(Pop Art)的搶眼彩繪,在浮光艷抹中透出禪機的「宗教畫」。今次他在大館的個展,其中有「圓相」的主題展,就是以他藝術家的心眼去理解佛意的創作,可堪大家玩味。

  佛教意像喜用蓮花,而蓮花的特質是出污泥而不染。村上隆玩世不恭,作品玩盡情色暴力,給世人見識了大俗後,他另闢蹊徑,用悲心探討世間最深沉的話題,包括生死,創造了很多充滿哲思的作品。村上隆讓我反思,在這迷失時代,大家對滿口仁義道德,「披着羊皮的狼」感到煩厭,而我更喜歡與外表惡刑惡相,但內裏真實善良,所謂「鱷魚頭老襯底」的人相交更有意思!

水歌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