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說無聲——蚌的啟示

  在日本瀬戶內海,當你乘着渡輪,迎風前進的時候,你會被風中濃濃的藝術氣息所醉倒。從高松港出發,巡禮直島、豊島、犬島及小豆島上藝術活化社區的文化工程,你會有一刻遐想,其實香港也可以有屬於自己的藝術夢。

  一九九二年,位於直島的倍樂生之家美術館開幕,兼具美術館與旅館的雙重功能。周邊還永久設置了藝術家為該地特別設計的多件公共藝術。直島的地理位置徧遠,遠離大城市,島上社區老齡化嚴重,年輕人紛紛外移,當時建議在這座島上建立一座藝術館,大家有着相同的疑惑:會有人來嗎?

  事實證明,直島的藝術開創,取得空前成功,還帶動了整個瀨戶內海諸島居民的互動,最後因應進駐島內文化藝術工作者的努力,而催生亨負盛名的瀨戶內國際藝術祭。直島開發最劃時代的意義,是衝破了藝術只針對有錢人、都市知識份子、名流等人而設的印象,相反,藝術進駐像直島這樣被時代疏離、居民稀少的島嶼,成功復甦,讓居民再度擁有光彩及自信。藝術的生命在於一般民眾對自己文化認同,藝術的力量可以凝聚一個地區的居民,重建自己的文化自信及認同感。

  回望香港回歸以來,假設我們有文化政策的話,到底在社區中發揮了甚麼作用?我們在香港最近一連串的事件當中,或者在社會嚴重的分化中,香港應該作怎樣的反思及得到的教訓是甚麼?有學者指,全球整個藝術界的視野已出現鮮明的改變,追求從本土出發,究竟香港的文化特色、定位,如何在亞洲、 中國當前文化大勢下,有甚麼特色和條件,可以配合或者挑戰國際文化趨勢?回歸後,有人仍緬懷過去,有人努力想為香港找到屬於自己的文化定位,到底我們何去何從?下回再談。

水歌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