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說無聲——當我想起你

  內地朋友在新聞報道看到,很多香港年輕人手持英國米字旗及英殖民地香港旗上街示威,他們對這種留戀殖民統治的心態感到很難理解,甚至反感。香港回歸二十一年,但確實有相當一部份港人在回歸後,仍然眷戀那段生活在英國米字旗飄揚下的歲月。

  這種眷戀不捨,很多人理解為在回歸後,港府的「政治認同」工作不足。也有人指出因為推展國教不力,沒有好好落實愛國教育政策,所以導致就算在九七年或以後出生的特區新一代,也沒有建立起作為中國人的身份認同意識。我認為這種純粹將後殖民地時代香港人身份「認同」問題,等同於「政治認同」的說法,是過度簡化的思維模式,未能掌握「文化認同」與「政治認同」兩者之間的複雜內涵。

  離開香港多年的港大榮休教授Ackbar Abbas曾指出,談論香港文化必定會涉及殖民主義。香港在英國殖民統治之前,並沒有歷史可言。香港的歷史,始於英國的殖民統治。香港與內地,雖然民族相連,但在獨特的歷史背景下分隔開來。這種分隔,是歷史的事實,而且經歷了相當的歲月。

  七十年代開始,香港經濟開始起飛,加上粵語流行文化的興盛,香港在區域內的影響力變得強勢,香港人的自我身份認同開始成形,當時在英國治下所締造的繁榮,對照內地經歷文革的動盪不安,形成極大的反差,而因為這種反差,令香港人認為,自己是與中國大陸有別的「中國人」。

  香港回歸後,隨着內地開革開放經濟騰飛,香港人曾經的優越感淡去,特區政府急於去殖民化,刻意抹去殖民歷史,加上往後一連串的重大社會事件,激發了香港人的本土意識,強壯了香港人尋找和重構自己文化身份的意願,也使香港的公民社會比回歸前更強大。(待續)

水歌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