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說無聲——獅子山下

  在後殖民地時代,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問題,至少包括兩個組成部份:「文化認同」與「政治認同」,兩者之間有其不可分割性,這兩種認同之間,互相依存,而且在多數狀況下,「政治認同」必須有「文化認同」作為基礎。

  在民族意識上,香港大部份人口無可置疑是屬於中華民族,但基於政治理由,英國及中國當局對香港的歷史論述有非常不一樣的呈現。英國統治者的普遍取態是避免提及香港歷史,從而抑壓香港人的民族意識。同時強調,香港的歷史是始於英國人的來臨,香港的成功,有賴於英國人的統治。而到了一九九○年代,中方為了迎接香港回歸,開始對香港的歷史提出大量論述,內容主要是香港是中國的故有領土,鴉片戰爭後香港被割讓予英國,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大恥辱,並記錄了香港華人對英殖民統治的抗爭。

  作為政治文件,中英兩國政府在九七前後,從各自的政治脈絡及利益上論述香港的「認同」問題,是極其自然而且完全可以理解。回歸後,香港愈來愈多人,期望在官方定下對國家民族的「政治認同」框架以外,嘗試從香港本身的歷史文化傳統、生活風情,還有香港獨特的城市風貌中,尋找出本土的「文化認同」感。這種「文化認同」,絕不是由中環精英主導,而是以香港普羅大眾生活為主體,重構本土文化。畢竟「身份認同」的源頭,應該來自於共同的生活體驗。

  中國對香港回歸的承諾是:一國兩制,港人治港,五十年不變。香港與內地,因特殊的歷史因素,分隔了好長一段歲月,當初的設計是用五十年,加強兩地的文化認同與共同建立生命共同體。

  人類社會應有三類文明,物質文明、精神文明及靈性文明。回歸後的香港,應該在文明的追求上,不能只一味側重物質,我們的香港,應重新思索精神文明的推進,從文化及永續發展的角度想像我們的未來願景,從迷轉悟,為社會注入正能量,讓香港再現光芒。

水歌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