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食紀行——努力加油香港人

  寫飲食是風花雪月,最怕有壞心情!元朗的白衣人在西鐵站內追打市民,上網看新聞直播,看到警署要落閘,最初到場的警員要調頭走,一個小市民對政府的管治信心,只可以用心沉意更沉去形容!

  一夜無眠,一件十分嚴重的事態,有朋友說這是政治取向。L說:「無論你支持哪一方, 都沒有可能接受昨晚元朗白衣人使用的私刑,有人在妖言惑眾,以及警方說看不到攻擊性武器!」怨氣有增無減是自然定律。

  政府要面對群眾,事發後要等十多小時才有第一個無「答案」的記者會。香港人搵食艱難,反映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又屢創新高,基層市民生活困難,去除政治因素,回歸二十二年,民生過的最低生活標準,只有不斷向下調。有人說香港人有戀殖情意結,套用周星馳電影《鹿鼎記》裏陳近南對韋小寶的一句金句:「反清復明跟阿彌陀佛其實是一樣,只不過是一個口號!」

  民心思變,前特首董伯說教育未做好,通識有偏差!魚死網破是香港現世的價值,要人心繫祖國,先要把管理層換掉。以食店模式做經營,香港要的是良心食店,從心出發去想,大企業的C.E.O.業績做不好,推新菜又沒人要,餐廳早就結業了。香港需要的是人情味,無論是慈母冷血的暴徒論,或是報業前輩有預視性建議的「藤條炆豬肉」,最終演變成 J 說的「亂棍毆磨菇(無辜)」,都是冷漠撕裂人心的論說。跟大多數朋友一樣,對兩天心情受到社會變壞而嚴重影響工作。W 說:「大家都一樣,但總不能沉下去!」對,努力加油香港人!(www.walterkei.com)

紀曉華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