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食紀行——香格里拉—松茸的自由

  朋友說:「十一天不見你在面書上留言,難道你也在龜縮?」失聯十一天,香港、昆明、香格里拉、昆明轉飛到上海,最後再回到香港。每天都在菇菌與松茸世界中,在平衡時空中過活!

  七月是香格里拉的雨季,松茸生長就在雨後的松樹林中。採松茸,同行有中、港、台三地的餐飲廚師、美食家、酒店主廚與廚廳老闆等!採松茸團香港、台灣各一人,國內朋友是大多數。按外交部官員的說法就是十四億人民對二百萬,「全勝」的局面!

  外國諺語Curoisty kill the cat(好奇殺死貓),香港的反送中事件在某程度上比尊貴的松茸更吸引,同行的台灣朋友天天翻牆天天看,不斷搧風點火,希望隔岸觀虎鬥。國內同胞分兩極,有人說香港像西藏、新疆,共產黨一下就把你壓死,永無翻身的機會。「民主」像松茸的孢子,靠擴散來維持資源。上海朋友說:「香港很亂,暴民到處都是,安全嗎?」

 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,生長於海拔一千五百米到三千米深山松林地上的松茸,溫度、濕度以外,還需要無污染的自然環境。松茸的珍貴在於良好的大自然因素,但由於人類商業活動的範圍不斷擴大,引致生態平衡上的失調,松茸的收成正不斷在萎縮。

  在中國,「自由」的空間比香港小,香港人的「自由」在內地人眼中是一個「美麗的世界」!香港是福地,自由身價比內地任何一個城市還要高。「自由」像松茸生長是無法被人工栽培,只要森林裏的松樹健康、土壤條件與溫濕度穩定,採收後好好保護松茸的活性菌根帶,它的延續性生長期是很長的!

(www.walterkei.com)

紀曉華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