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律同音——香港法律的進步空間

        根據香港的基本法,在1997年之後50年,香港仍然會使用習慣法。基本法成為香港的憲法,而這個憲法將會由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解釋。所以香港的法律最終解釋權在北京。

  香港的法律來源sources of law,可以來自香港的立法局,習慣法的判例和部份香港沿用的法律例如新界的丁屋。法律需要隨着社會的步伐而進步,可惜的是香港立法局已經處於休班的狀態。所以很多法律例如香港的不誠實使用電腦罪,已經過份地在不同的場合被使用,這反映了香港立法工作的滯後。

  另一個令人詬病的地方就是香港法庭的判案速度有時候慢得驚人,例如2014年的佔領中環案件要到2018年才可以判決。香港社會等待這個黑白的判決,需要四年時間,也就是說公義遲到了!在2019今年的是是非非,可能要再等四年才有定案。我們的社會真的很難承受,又一個四年。

  在日常的民事和刑事訴訟,受制於公眾資源的許可,等待是可以理解的。不過在公眾利益有關的事情上面,等待會帶來混亂。最近有一些公共利益的案件,即時有決定,因為這裏牽涉了臨時禁制令。臨時禁制令可以在一面之詞下立即決定。所以筆者認為當公眾利益的案件牽涉在訴訟的時候,法庭應該給予更多的資源,用最短的時間來作出決定。這樣可以減少社會付出的代價!

金利通科技主席兼執行董事

洪集懷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