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律同音——法律制度沒有最好

  香港今日仍然使用習慣法,習慣法不一定是最好的法律制度,但是它有幾樣精髓,是大家願意接受的。第一,無罪假定,任何疑犯在法庭一日未有判決,他最多只是一個嫌疑人,從而保障他的基本人權。

  第二,舉證責任在於控方,被告沒有責任提供對自己不利證據,因此引申很多權利,例如緘默權(rights of silence),這個也成為一個基本人權。所以警方需要付出更大努力來搜證,更多的科學手段、電子手段需要充份使用。

  第三是陪審員制度,對一些嚴重複雜的犯罪,將會需要有陪審員來判決,陪審員責任就是在法官引導下,決定被告是否有罪,這個是法官的權力轉移到老百姓的手上。最後判刑就回到法官的決定。非常重要的一項程序,就是陪審員的決定必須在法官引導下作出,所以任何法官的言語,都有機會成為引導錯誤的上訴理由。

  內地法律制度和香港截然不同,但是大家必須明白在1979年改革開放前,有很多內地法律沒有和國際接軌,甚至沒有相關法律,例如合同法,信託法,這些法律今日已經很好地展現在大家眼前。內地有一個非常大的好處,就是可以吸納不同國家的法律版本,所以今日大家閱讀內地的法律在覆蓋面和關節位上面,都是非常先進的成文法。

  法律制度沒有最好,只有更好。很多朋友可能不知道,大灣區前海所使用的民事法律,是參考香港法律而成的。這個證明內地法律條文和制度與時並進,這個是我們非常樂意見到的進步。

金利通科技主席兼執行董事

洪集懷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