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影塵尖——《當他們認真編織時》

  《當他們認真編織時》主角凜子喜歡編織,開心時編織,不快樂時更加會編織,把煩惱用織針毛線繫結在一起,完成一件成品,就似是發洩了當下的抑鬱困惱一樣。凜子性格善良可想而知。普通人遇上不快樂的事情,會還擊,會痛罵,會用一些激烈的行為宣洩,但凜子只會默默承受,用不傷害別人的方法,讓自己放下壞心情,好過一點。

  編導要細膩塑造凜子這角色很不容易,尤其他/她從小是女孩子的靈魂錯付在男兒身上,縱然長大後已完成手術,體態與女生無異,但身份證還沒改過來,而且身高和樣子還是會讓人察覺得到,讓她遇到很多困擾。

  不少人都對跨性別人士和同性戀者心存偏見。電影有着一個很現實的世界觀:無論他們心地有多善良,付出心力待人以誠,還是破除不了大部份人的有色眼鏡。戲中,就連理應最單純天真的孩兒小友和她的同學,都抱着歧視的目光,看待同性戀男同學,而小友與凜子初次見面時,也表現得相當抗拒。小孩有這反應,或多或少都是受到大人的影響。跨性別人士和同性戀者就要比別人付出更多,期望可以令大家改觀,得到尊重和認同。

  電影打破了普羅大眾的理解:小孩也不一定純真和思想單純;親生母親,也未必會對親兒照顧有加,好像小友的母親,每天在外花天酒地,丟下女兒不顧,又如小友男同學的母親,知道兒子的性取向後的反應,給予的無形壓力。

  縱然故事背景觸及小眾題材,編導卻沒有採取任何殘酷的處理手法,反之,處處見溫情暖意,雖然心底裏是會替凜子難過,但編導把溫柔體貼的性格賦予給她,讓她的舉手投足、輕顰淺笑,比起天生為女孩子的更像是女孩子。她善待身邊所有人,令人感覺窩心。看着她專心編織,意識到編織在本片也寓意了編織一個美夢,和編織一個家庭的心思。

祁佳仕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