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影塵尖——《血觀音》

  在《血觀音》中,「我是為你好」這句對白分別出自棠夫人、棠寧和棠真這三「母女」口中;棠夫人狠辣、棠寧放蕩,她們性格各異,然而,說到底,還是會借為孩子好之名,表現了不自知的控制欲。

  《血觀音》是一個關於控制的故事,是棠夫人作為母親,對兩名「女兒」的人生操縱,也是在政治舞台上,強者對弱者的利益控制。只是,勢頭沒絕對,局面稍為扭轉,揭開了各人底牌後,劇情峰迴路轉,誰輸誰贏?一如棠夫人說:笑到最後才是贏家。

  本片影射了九十年代台灣政治權力關係的暗中角力戰,當中涉及不少台灣權力機關的最高層。不論是立法院院長、縣長、議員,他們的妻子在本片中都擔當重要的位置,表面的虛假手帕交,掩護政治上的不法利益,通通虛情假意,每個人都笑裏藏刀。

  的確,戲中的母女情、男女之情、友情都扭曲變形,美麗的表象,包裝了政治或人與人關係的齷齪。所涉的土地開發、炒地皮、「賣人頭」,不難看出編導批判官商勾結的巨大企圖心,戲裏的滅門案,亦似有所含沙射影。經導演楊雅喆的調度,這一切沉重的章節,徒添不少奇情異色,層層推進,情節張弛有力,營造出不少引人入勝的懸念。

  政治舞台上,利用價值決定了人與人之間的親疏距離,沒有利用價值的人下場慘不忍睹。導演再下一城,把這種冷漠的厲害瓜葛,隱身於人倫關係上。在棠夫人眼中,棠寧有了污點,一生就完蛋,她只會把所有心思和愛,投放在完美無瑕的棠真身上。

  棠夫人在本片無論政治或家庭上,都是舉足輕重的人物。表面當古董買賣商人,暗裏是政治黑幕的推手,心懷不軌,臉上仍然笑臉迎人,口裏念着心經,處事卻心狠手辣。惠英紅貫徹其好演技,獲本屆台灣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是實至名歸。

  值得留意是,飾演棠真的文淇。棠真是最為冷眼旁觀的人,看似毫無殺傷力,其實私心、機心不下於成年人。文淇的演繹不像是出自十四歲的女孩,偏偏她只有十四歲,就能把角色演繹得出彩,更在金馬獎獲最佳女配角獎項,前途無限。

祁佳仕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