貓私語——啤酒貓

 這晚在歎啤酒,向來喜歡舔凍飲的真真,也來分一杯羹,舔得好滋味。牠也是唯一一隻貓爺,懂得把罐子上或杯子上的水珠舔走來當水喝,且舔得極仔細,會把附在罐子上一整面的水珠都舔個乾淨。了解牠有這個習性,夏天來的時候,我會把滿水的玻璃樽雪成冰,放出來真真自然就會去舔,幫助降溫。

  然後有一天,我發覺牠舔的不止是水珠,還有……碎……紙……機!牠把整部碎紙機的表面都舔遍了!可能是塑膠造的味道令牠着迷,舔膠沒有解渴功能,牠照樣舔的很享受,趕也不走。

  有些動作除了功能性外,原來貓亦有心靈慰藉方面的需要。

關慧玲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