貓私語——兄弟

 社會沸騰,Mo仔的皮膚問題也愈見嚴重。問題不是藥沒有效,是牠完全忍不了手,總是抓癢,剛復原的皮膚,牠一抓又破損了,留下道道血痕。

  逼不得已,要上罩。牠最討厭這個,大力掙扎,帶上了橫衝直撞,卻甩不掉。

  上罩兩天,終於見到被抓損的皮膚埋口了,變回粉嫩的皮肉。牠仍然控制不了抓癢,但只抓到罩邊,極不耐煩的牠,只好挨着哥哥求安慰。

  哥哥泰然自若,無私奉獻牠的肥肚腩,外面再亂,哥哥的肚腩永遠為Mo仔而開放……這就是兄弟。

關慧玲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