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屬專欄:
其他專欄
專欄名稱:
太陽底下
作者:
范玲

總覺得「情人」是一個很美的詞,比「愛人」含蓄,比「友人」親密,在漢語中,「情人」多指戀人或是在愛情關係中的兩個人,從古到今,關於「情人」的電影或文學作品層出不窮,當中不泛佳作流傳至今,比如法國作家瑪格麗特•杜拉斯創作的中篇小說,後來被拍成電影的《情人》,裏面的經典語句,無論是哪個年代的人讀起來, 都會感受到那份深遠流長的愛意:「那時候,妳...

詳細

近年韓流襲港,女友們幾乎都能數上幾個令她們瘋狂的韓國男星,我不是太熱衷於韓劇,覺得節奏太慢;另外,近年的韓星全都白白嫩嫩的,帥的標準被統一化了,我個人總覺得欠了一點陽剛之氣,十幾年前看過《愛在哈佛》,就看好金來沅,入伍後雖然銷聲匿跡,可是這兩年忽然強勢回歸,演技少了一份稚嫩,多了些成熟,笑起來一臉陽光,露出一排整齊的牙齒,完全讓一眾女粉絲...

詳細

有人在二○一七年初,用一百萬美元換了六百九十萬人民幣,然後跑到中國吃喝玩樂了一整年,花了六十萬。好了,最近美元跌了,此人用剩下的六百三十萬換回了一百萬美元,這件事非常有可能發生,只要你有玩金錢遊戲的膽量。在財經的角度上,是重新分配了一下資產,但不是很多人可以有時間去玩一年和喜歡炒外幣。今年朋友見面,談的最多的是股市,多數在去年入了市的都眉...

詳細

前幾天某大學學生會會長和老師衝突的影片在網上瘋傳,每個發表評論的人都很氣憤,質疑現在的學生怎麼會是這樣?我在大學的日子也不算短了,憑良心說,這樣的學生並不多見,可是說起對老師的禮貌,本地學生和外國學生標準還是有點不同。比如下了課,本地學生有的會和你點點頭再見,大部份一走了之,可是很多外國學生,會走到你面前親自致謝,每堂課如此,就像他們在搭...

詳細

以前的學生穿針引線,邀我幫一個演出節目做指導,節目聽上去有趣,兩組說國語和粵語的人同時朗誦一首詩,與此同時,另外兩人在旁創作一幅水墨畫,名為「詩情畫意」,因為是在夜晚和周末的私人時間進行,他們也並不嫌棄我不夠專業,這麼好玩的事情,我就答應了下來。原來參與的人數還挺多,幾十人要分兩排站,大家白天有工作,大冷天放了工過來排練,而且就幾天的時間...

詳細

新年假期,約了朋友午餐,從沙田坐計程車到尖沙咀,我的心情好,看着外面的好天氣就用手機拍起照來,正玩得不亦樂乎,發現自己身在九龍灣工業區,「司機,司機,我去尖沙咀!」司機從到後鏡上望了我一眼說:「小姐,去尖沙咀就是這條路!」 我心裏一下子來氣了,忽然意識到剛才和朋友通話時用的是普通話,而且不停地對着外面東拍西拍,通常遊客才會有這種舉動,車已...

詳細

好幾年沒去北京了,聖誕前忽然興起,先生說去體驗一下北京的冷好不好?全家投票表決,我以少數服從多數的狀態硬着頭皮起行,我怕冷啊! 北京的室內其實並不冷,說實話,比香港的冬天舒服,因為有暖氣,現在的暖氣室溫也不像早年熱得讓你心浮氣躁,而是恰到好處,非常舒服。二十年的老朋友知道我們的到來,馬上安排了很多活動,還邀請我們一起過平安夜,在那間甚有格...

詳細

十二月的聚會多,朋友們都忙,各有各的生活,往往不知不覺就又一年未見,除了吃吃喝喝,見了面難免敍舊,有人忽然問,還記得我們是怎麼認識的嗎?說實話,很多人都想不起來大家是甚麼時候走到一起了,可是總會有些人,會永遠記得你,記得你初次見面的樣子……有一個朋友,是在二十歲那年暑假開往北京的火車上遇見的,當時他剛和女朋友分手,準備回家而我們四個女生坐...

詳細

鄉愁詩人余光中走了,沒想到幾年前的會面是最後一別。我只見過余光中老先生一次,我原以為這個鄉愁詩人很嚴肅,或是很多愁善感的,沒想到見了面,竟然是那麼令人愉快和幽默的老人!聊了不久我們彷彿熟絡起來,他開始講笑,又大聲的讀起詩來,一點不像一個八旬的老人,從詩談到家庭,我問他寫不寫詩給太太?他很大方地說,當然寫,我的稿紙正面寫稿,反面就給她寫詩,...

詳細

聽說某航空公司從明年中開始,在飛機上提供WiFi服務,其實在飛機上使用WiFi已不是新鮮事,但每個人對航空公司都有自己的選擇和情意結,就比如日本人和韓國人,他們出門一定會選擇自己國家的航空公司,是一個道理;香港人出門,很多人會選擇的那家航空公司,雖然近年來票價愈來愈貴,但大家在飛機上可以聽到親切的廣東話,感覺還是不一樣。聽到這個消息,最開...

詳細

久不聯絡的高中同學,有一天深夜發短訊過來,說自己很苦惱,我猜想她一定是遇到了相當煩惱的事情而苦於無處訴說,才給我這個萬里之外的人發來這條訊息。她說剛剛發現老公出軌,我很怕介入別人家務事的,於是發揮自己以前做電話熱線節目的潛質,跟她說,心理可能會有點難過,但重要的是回頭是岸,人在就好了,畢竟兒子都十幾歲了!老同學繼續故事,老公說去公幹,其實...

詳細

熱門: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