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陽底下——天下媽媽都一樣

  有一個笑話,晚上十點多,樓上傳來一個女人的咆哮聲,「甚麼關係?!啊?甚麼關係?說!到底是甚麼關係?」我那顆八卦的心頓時跳躍起來,趴到窗台前豎起耳朵仔細聽,女人繼續氣憤地大聲喊:「互為相反數啊!%@#……」原來是媽媽在指導孩子功課,我默默的關上了窗戶。

  儘管是個笑話,但說明了一個普遍的問題,似乎沒有哪個媽媽,即使是平時看上去最溫柔賢淑的女子,在對着孩子功課的時候,都會喪失理智,輕則咆嘯如雷,重則可能已經賞了孩子幾下媽媽神掌,但是當功課做完,夜深人靜,媽媽們那個後悔啊,看着熟睡的可愛小臉蛋,心痛後悔內疚得不得了。然而,天一亮,第二天放學之後,舊的劇情又會重新上演,直到有一天你不用再操心他的功課,聽過好幾個男性友人抱怨他的太太有了孩子就變成河東獅吼,他們說,就不可以心平氣和的教嗎?爸爸呀,你們哪知道當媽的一片苦心,正所謂愛之深責之切呀!

  以為香港的媽媽如此,其實全世界都一樣,昨晚和在紐約的表姊聊天,她本身是醫生,對孩子的期望值也很高,工作忙之餘,又要照顧兩個混血寶貝,對我說,自己總是會對孩子吼,我表示充份理解,天下媽媽都一樣,你可以吼,但要怎麼吼,要小心的是,千萬不要吼斷了你和寶貝的親子關係。

范玲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