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陽底下——一面之緣

  雖然我不是武俠小說迷,可是我一樣愛看金庸的作品,有幾次在一些社交場合見過金庸先生,可是我並不認識他,但有一次,如果沒記錯,是在冰心的作品展上,又遇到大俠,他是作為主禮嘉賓被請過來的,我呢,是被朋友拉去看展覽的,當天到場的人很多,我沒甚麼太多認識的人,就在一邊靜靜看展覽,忽然聽見身後有個人在說話,轉身一看,是金庸先生,他走過來主動和我聊天,不知道是不是人太多太吵,無論他說廣東話還是普通話,都帶着濃重的江南口音,我大半都聽不太懂,忽然他看到我手上的本子,說:「來,我給你寫幾個字吧」,我受寵若驚,連忙遞上去,坐在他身邊看他寫字,同行的友人黃奇智竟然帶着相機,在旁邊拍了下來,於是,有了一張珍貴的照片,當天冰心的女兒吳青教授也在,溫文爾雅的,也聊了幾句,很開心。

  儘管那天大家說的熱鬧,但我懷疑金庸先生再見到我,也未必認得出來,記得我是誰,他可能就是喜歡和年輕人聊天,因為一晃二十年過去了,奇智大哥早走了,如今金庸先生也走了,人生真的很唏噓。

  我認識的人幾乎全部看過他的書,包括我們家九〇後的年輕人,那些角色不但是深入民心,還給了我們無盡的想像空間,大家說,有華人的地方,就有金庸的武俠小說,是真的。

范玲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