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陽底下——大媽

  飛往內地的飛機上,旁邊坐了一位大媽,開始還沒太留意她,直到我披在身上的大衣有一隻袖子不小心搭在了她的椅子上,我才意識到旁邊的這個人,穿了花毛衣格褲子,結實的身子,短髮,臉頰紅撲撲的,一雙肥厚的手正把我的衣服推過來,我馬上識趣的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,免得再讓鄰居操心。

  大媽中間想和我她搭話,問我是選牛肉好還是雞肉好?我實在懶得搭理她,一來我很睏,二來,衣服過了點界都要算清楚,太計較的人最好少與之交談,我裝作沒聽見,閉著眼睛。大媽最終點了牛肉飯,因為她聽空姐說牛肉配土豆,她很高興的說,那來點土豆吧!土豆吃完了,大媽開始看電影,電影看到一半就歪在椅子裏睡着了,開始打呼嚕,一聲高一聲低,不算震耳欲聾,但絕對可以擾亂平靜,我在想,忍一忍就到了,原以為只有每天早上在公園跳廣場舞的大媽有點鬧心,沒想到飛機上的大媽也能令人分神,可是,後來發生的事情卻完全令我對大媽改觀,飛機到了,廣播說要收集零錢募捐,空姐會派信封,但空姐可能是忘了,全飛機的人只有大媽追着空姐要信封給零錢,下樓梯時,有個男人很費力地搬行李,那個男人的腳有問題,大媽說了一聲,我來幫你,沒等男人回答就幫他拎起行李,我忽然開始對大媽肅然起敬。

范玲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