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陽底下——寫點甚麼

  記得以前上學的時候,是很愛寫點甚麼的。不但是我,班裏的大部份同學,都有寫東西的習慣。所謂的東西,是指像日記之類的文字,可又不能算作日記,因為不會天天寫。有些情緒,有些話想說,就隨手寫下來,心情好的時候有,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有;通常心情不好,寫了心情就莫名其妙的好起來。從高中到大學,陸陸續續也好幾年,斷斷續續也積了些文字,現在偶而翻出來,也覺得那時的自己好可笑。

  還有就是寫信,同班同學也寫信,當然情書也包括在內。大家鄭重其事的用鋼筆寫好一封信,然後寫上對方的地址,貼上郵票,寄出去。似乎是很享受其中的過程,有的還怕不夠忙,甚至交了些筆友,課餘的時間很多用在趴在桌子上寫信,想一想,真有意思,我記得那個時候大家都在暗暗練字,可能寫信是能夠展示成果的唯一途徑。

  正常的信會寫全部的回郵地址,但若收到「內詳」字眼的信,那就要小心,多半是情書來。我收到第一封內詳的信是在我中學二年級的時候,是個高年級的男生寄來的,我拿到信封,已經感覺不詳,生怕被人看到,走了好幾條街,躲到一個沒人的地方才打開,匆匆瞟了一眼,第一次看到我愛你三個字,嚇得我趕緊把信扔到垃圾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現在的孩子不寫日記,也不寫情書,其實寫點甚麼,還是好的……

范玲


hd